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三针扎好以后,他稳稳当当掏出了烟袋锅子,抓出一把烟叶子,将烟锅子填满,压实,划着火柴点上,吧嗒抽了一口。一股浓烟从长满白胡子的嘴巴里pen( 口贲)she 出来。
  这是邢先生的惯例,一般诊治结束他都要抽上一袋,证明病人有救了。
  玉环娘的心就放下了大半,
  她问邢先生:“俺闺女到底咋回事?为啥会搞成这样?”
  邢先生笑了,说:“没事,昏过去了。男人女人第一次,这种事情很正常。男人昏死过去叫脱阳,女人昏过去叫脱阴。
  所谓脱阳又叫马上风,就是纵yu (谷欠)过度,以致流泄不止,立刻致死。医学上的解释是:房事精长出不止,则必死于妇人腹上。
  脱阴跟脱阳一样,长出不止,则必死于男人腹下。
  这是一种假死状态,扎针就好。”
  “喔……”所有的人都嘘了口气,这么一解释,大家都明白了,原来是舒服死的。
  晚上,所有的人散去以后,玉环娘走进灶火,帮闺女熬了一碗红糖水,端到了西屋。
  趁着送水的功夫,开始对姑娘细细的盘问。
  “妮儿,咋回事?为啥会搞成这样?”
  玉环脸红的像绸缎,躲在被窝里说:“俺不知道。”
  “那你感觉咋样?是不是很难受?”
  玉环点点头:“疼,就像被啥东西撕裂了一样。”
  “那你为啥会昏过去?”
  “疼得昏过去了呗。”
  从此以后,玉环对男人产生了一种恐惧感,只要男人在她面前一脱衣服,她就浑身战栗,感到**撕心裂肺的疼。
  这种心理一直持续了好几年,所以她虽然后来嫁过三个男人,也没让男人碰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