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有几个胆子大的,跟着玉环娘进了屋子,看到了满目狼藉的土炕,还有玉环光溜溜的身子,什么都明白了。
  有人说:“还不快请先生?请邢先生过来救人啊。”
  玉环娘这才想起来去请先生。
  她连滚带爬跑到了邢先生哪儿,邢先生正在给人扎针。
  玉环娘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由分说,拽住邢先生的胳膊就走。
  邢先生也吓了一跳,赶jin 问:“玉环娘,你别急,到底啥事?”
  玉环娘手捂着xiong 脯说:“快,救救俺闺女,她跟张大军过七,死在了炕上。”
  “啊?”邢先生吓了一跳,赶jin 抓起了医药箱,陪着玉环娘急急忙忙往家赶。
  邢先生是磨盘村唯一的赤脚医生,也是大山里方圆百里唯一的老中医。
  他年纪大了,七十多岁,很有经验,人也非常的博学,是磨盘村德高望重,见识最广,而又最有经验的老人。
  一听说玉环是找人过七才死过去的,他就知道发生了啥事?多半是脱阴。
  来到了玉环的家,邢先生不慌不忙,摆摆手说:“莫慌,莫慌,我看看。”
  他从被角里拉出了玉环的左手,用手腕把了脉,手缕长髯,摇头晃脑,将胡子缕掉若gan 。
  玉环娘赶jin 问:“咋回事,俺闺女还有没有救?”
  邢先生的眉头舒展开了,微笑着说:“没事,一针下去,包她醒过来。”
  邢先生说着,从医药箱里掏出一个皮囊,皮囊展开,里面是一串雪亮的钢针。
  那些钢针身细如银,短的不到一寸,长的不下二尺。
  他拉出三根二寸的银针,在玉环的虎口扎了一针,人中扎了一针,额头上扎了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