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玉环娘是过来人,看着床上的闺女,想起了自己当初过七的情景。
  当男人的东西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开始的时候有一点点痛,撕心裂肺,痛苦过后就是雨过天晴的舒畅,心也随着荡漾起来,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像玉环这样在炕上昏死过去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就感到很奇怪,那事挺美啊,难道大军那小子跟别人的不一样?超级巨大?
  她端来温水,用毛巾沾了水,帮玉环将**的血污仔细擦洗gan 净,然后帮闺女掖好了被子,让玉环好好休息。
  一切收拾好以后,玉环娘准备到大军家兴师问罪。
  这小子太不知道心疼人了。女人第一次是一道坎,怎么那么不小心?太鲁莽了,非抽他pi *gu *不可。
  还没去呢,门开了,大军娘扭着一对小脚走了进来。
  “玉环娘,玉环娘!”农村女人嗓门大,窗户纸被震得呼啦呼啦作响。
  玉环娘探出了头:“你喊啥哩?磨剪子嘞还是呛菜刀?就不能小点声?”
  大军娘说:“大军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是不是在你家住上瘾了?gan 脆别让俺儿子回去了,给你做倒插门女婿算了。”
  玉环娘一听心里忽悠一下:“大军没回家?”
  “是啊,天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可小心点,别让他俩粘一块撕不开,产生感情就不好了。”
  过七的男女是不能产生感情的,这个也是规矩。
  玉环娘吓了一跳,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不用问,这小子觉得玉环死了,一定是吓跑了。
  她就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大军娘,大军娘听了以后也吓了一跳:“有这事?那俺儿子咋办?俺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闪失,将来谁给俺顶孝帽子,摔盆子?你还俺儿子,还俺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