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虎着脸使了两天性子的老天终于下雨了,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风夹着凉气席卷着大地。
  李响拉着三分的手,一手拿着电筒,快步的朝前走。
  “哥哥,我就不跟你去了,我就在这等你。”三分挣脱了李响的手说。
  “好吧!你就先躲在张光的猪圈旁,我去了很快就回来,你等着哦。”李响说完就走了。
  李响走到张光前屋的门前喊道:“张光,给我拿把伞出来。”
  张光正在剁猪草,她婆娘在烧火,两儿子在做作业,大女儿在洗菜。
  张光的婆娘粗着嗓音走过来说:“李响,你进来坐啊!走到门口怎么不进屋了,我的屋脏难道容不下你李大队长吗?”
  “马大pao,你别说那些屁话了,我忙,看嘛,雨都下大了,我有事给你们说啊!”李响还在说这话时,张光走了过来。“今夜有暴大雨,晚上别睡着了,看看你们的檐(gou)通没有,别让水灌进屋里来,注意这土墙倒不倒,你的土墙房子时间太长了,都几辈人的老房了,得防着点哦。”
  “哦,原来李队长来关心贫下中农的,那我去给你拿伞。”马英咧着厚实的大嘴边说边哧笑的去拿伞过来。
  “这次肯定有人的墙要倒的。那边柳花的墙就倒了几次没倒掉,这次可能难以坚持了。”张光凝虑的望着李响说。
  “你自己看好自己的吧!别倒的时候你还傻巴拉叽的站在那里,要跑快一点。”李响说完拿了伞走了。
  李响撑着伞刚走到老秀才的院门口就喊到:“老叔,下这么大雨,注意房屋倒塌哦,你的几个儿子都没在家,晚上替她们看着点。”
  老秀才坐在门口正吸着叶子烟,还在看外面的下着的雨,听见李响的喊话,忙站起来走出去,站在屋檐下望着外面一团模糊的黑影说:“你说什么话?雨大,没听清,进来说。”
  这时喻凤走了出来,替李响回答说:“是李队长叫我们防着房子倒不倒”。
  李响见老秀才走出来,便又走进了几步,望着老秀才笑着说:“老叔,这次的雨下得大,前两天乡政府通知我们去开会就说到了这一点,说现在乡下多半都是女人在家,接天气预报的通知,这次有几天的强将雨,要女人们多留心自己的房子有没有危险,不要在像去年西湖大队那次下大雨在半夜墙倒下来砸死了两母女。”
  “是哦,现在乡下的老屋多,都住了好几辈人了,是有危险,要改进了才行。”老秀才深思的说。
  “对,是要改整”。李响说完这话时又对喻凤喊:喻凤,你今晚就别睡觉了,守在你猪圈旁,别让大风大雨把你的猪圈抬跑了,那可是一笔钱啊!”李响说完这话还忍不住笑。
  “我才懒得守,没了猪圈找你当队长就是了。”喻凤说这话还一副坦然的样子。
  “好啊!找我吃饭和、、、、哦!李响话没敢说完,其实,他想说找他吃饭和睡觉还差不多,他瞟了眼老秀才,没敢往下说,只是嘿嘿的笑了两下就往外走。
  这时黄莲站了出来说:”队长,我的麦子还没割完啊!全都泡在水里,怎么办啊?”
  黄莲话还没说完,单玲珑也叽叽喳喳的说:“队长,今年我们的小麦怎么上交国家,现在都泡在田里了,你得跟乡政府当官的反应一下,这不怪我们给国家交烂粮食了,是天老爷整的货哦。别以后像黄世仁那样*我们交,我们就是卖了自己也交不到好东西哦。”
  李响没有闲工夫听这些,只是打着呵呵的笑着往外走一边说:“我忙,我走了。”
  喻凤望着大雨,满脸欣慰的笑容,在她的心里非常的畅快,还庆幸老天下雨及时下得好,她的麦子油菜都收割完了,全背回来堆在家里和屋檐下,田里刚巧等来了老天灌满水,就好翻耕插秧了。多顺风顺水的事啊!
  黄莲和玲珑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雨水让她俩忧喜参半,喜的是雨下来了田里有水好插秧,忧的是泡在田里的麦子如果连续下几天下雨的话,麦子就要生秧或烂掉。她两都在叹着气,这时就格外的想着自己的男人,如果他们在家,麦子油菜也许早就割回来了。也不至于现在这样的烦愁。
  何满却无所谓,她表现得非常的平淡,虽然她的麦子油菜被她爸爸妈妈帮忙收回来了,她也没有喻凤那样的兴奋。她什么事都好像顺其自然。
  老秀才对媳妇们说:雨在下得大,你们都不要惊慌,我们的房子非常的牢固,今天我又把檐(gou)清理了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喻凤的猪圈我有些担心,喻凤要时不时出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