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喻凤像一个男人,背和割都铿锵有力,去去来来。像一个不败的公鸡。
  何满就非常的轻松,有她爸爸妈妈来给她抢收,她抱着孩子在田埂上逗着玩,还一边跟她在田里割麦子的父母聊着话。
  最笑人的是张光的老婆,长得牛高马大的,这么忙,他却像喻凤家的孩子只是牵着一头黄牛在田埂上放牛吃草。据说她有病,就是不知是什么病,因为没钱去检查。所以张光只让他gan 些耍活路。在人们的眼里,根本就不相信一身肉墩墩的她有病,只认为她是一个好吃的懒婆娘。
  快到傍晚时分,天空乌云滚滚,大地开始是漆黑起来,一阵大风开始猛烈的刮了起来,乡村成了一片慌乱的世界,黄莲吃力的背着油菜往回赶,此时的她非常后悔上午没有跟吴宝合伙,要不,她也用不着这个时候了还没背完,张袅那婆娘早比她收完了,也许现在她正在家里煮晚饭了。也感叹着吴宝真是张袅的极时雨。可刘牧呢?只是一个兽医先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 jia * huo *),只是她精神生活的调味剂。不会象吴宝那样替爱的人担当一份农活的体力了。黄莲越想越有几分的落寞。
  “走在前面的是谁呀?”一个细粹的声音在问。
  “是我,油菜太重,走得慢,你先走。”黄莲说完让出了道来。
  “哦!是二嫂,你走吧!没事,我陪你。好有个伴。“背着麦子的单玲珑笑着说。
  ”你孩子呢?玲珑,你割完了吗?“黄莲喘着粗气边走边问。
  ”孩子给婆婆看着的,我还没有割完,剩下的就要淋雨了。“单玲珑有些无可奈何的说。
  ”嫂子和何满割完了没有?”黄莲又问着玲珑。
  “她们都割完了,大嫂做活路又快力气又大,在下午的时候就收割完了。何满是她爸爸妈妈在傍晚之前也给她收割完了。二嫂,可能只有我没有收完呢。”玲珑说完还自嘲的笑了笑。
  “我也没有收完呢!”黄莲有些可怜兮兮的说。
  单玲珑一听二嫂也没割完,心理一下子平衡了许多,毕竟还有个跟她做陪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的笑臆来。因为村里的人喜欢评价她们四妯娌谁漂亮啊!谁最会撑家啊!谁最能gan 啊!谁都不希望自己被点评得灰头灰脸的,谁都希望能给自己的脸贴金,谁就充满了骄傲充满自信和地位。
  天完全黑了下来,风一阵一阵的jin 吹着,李响打着电筒,站在三分的墙角喊:“三分,三分,出来。”
  “做什么?”三分从屋里走了出来问到,她的两儿子也跟在她的身后探着脑袋探望。
  “来嘛,给我打伴,我去通知一下她们,今夜有暴风雨,要注意些事项。”李响笑着神秘的说。
  三分对两儿子说:“妈妈有事,等会就回来,你们先去奶奶家玩,奶奶在煮好吃的,去吧!乖。”
  小儿子不愿去,嘟着嘴说:“妈妈,我也跟你一起去。”
  三分急忙的说:“黑宝不听话,天都黑了,风也大,我和你李叔叔去捉鬼,鬼要吃小孩子的,多可怕。”
  这话哄住了小儿黑宝,却没哄得了大儿,大儿子狡黠的抢着嘴说:“鬼最喜欢吃黑宝,不敢吃我,我是少林寺的和尚,我就是专门捉鬼的,妈妈,我跟你们一起去。”
  “啪”的一声,三分打在了大儿子黑狗背上一掌,骂到:“你在学校就学了这些?你狗杂皮的。”
  “你的泥巴掌打在我背上一点都不疼,你还要练。”黑狗冲着三分还没吼完就跑回屋里了。
  三分瞪着眼哭笑不得,李响也嘿嘿的笑着说“:现在的孩子学了些电视上的东西模仿得还快”。
  这时三分的公公走了过来,拉着黑宝的手,说:“走,我的乖孙子,奶奶在煮腊肉了,不给黑狗吃,只给我们的黑宝吃。
  三分的公公边说话边哄着黑宝往自己的屋里走,但还是有几分憎恨的眼光回头看了看三分和李响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
  在做夜饭的婆婆见自己的老公牵着黑宝走了进来,问到:”三分呢?娃娃又不管了。”
  “她跟李响走了,说有事,等一下就回来,我在门前听见了的,孩子们也要去,三分不让他们去,我就把黑宝带回来了,黑狗可能在他屋里看电视。”公公有些无奈的说。
  婆婆一听丈夫这话,瘪着嘴骂道:“你个老东西,你不去带孩子走,三分能跟他走吗?你真是个吃草的傻子。”
  公公没好气的瞪着他婆娘说:“你也不是第一次见他们这样出去,这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自己的儿子没有那二两油,肥不了那女人,怪谁。眼看马上就要下大雨了,真让他们带着黑宝,我还不放心,别把我的孙子给淋了雨,黑灯瞎火的,别摔伤了我的孙子,我们这么忍气吞声的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的孙子,为了我们这房李家有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