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玲珑家正热热闹闹的吃夜饭,宝宝和何满的孩子为了争夺小勺子gan 起仗来了,宝宝力气小没夺过何满的孩子,却麻利的小手一把抓在他的脸上,他粹不及防脸上顿时起了浅浅的几条血印,他疼得哇哇的大哭,奶奶忙抱过二狗子哄着,假骂着宝宝小坏蛋,逗得李瘦边吃喝边笑着看小孩子好玩,玲珑端着一钵汤从厨房出来,忙把烫放在桌上,查看二狗子的伤情,骂着宝宝不乖,不要他,叫他被狼叼去,宝宝一看妈MD凶态也哇哇的哭了起来,搞得玲珑又拿好话哄宝宝。
  张光黑了才从坡上回来,脚刚到屋就对烧火做饭的马大pao说:“我们(gou)梁那边挨着玲珑的田水gan 了,早晨我去看时都半田水深,要黑时我路过一看没了,太阳也没那么快就一下晒得只剩薄薄的了水了,我怀凝是玲珑偷了我们的水,她的田本来都快gan 了,怎么耕过来有一层水呢?”
  马大pao一听这话,气得一甩手上的柴禾,骂道:“笨男人,什么怀疑,那就是玲珑偷的水,要是我当时发现了,也把她的田水给放了,叫她也别栽上秧。老子找她去。”
  “你别去,我去找她,你有病,别把病给你气坏了。”
  “我去,你一个男人去找她,有的话说不出口,有理也会整个无理。”
  马大pao气冲冲的来到玲珑的院子,张光也跟在后面,马大pao还没进玲珑的门槛,pao轰轰的声音就袭了过去:“玲珑玲珑,你做的什么好事呀!你只想你吃饭,就不想我们穷人吃饭了,你有男人在外挣钱,你有钱了,就欺负我们穷人了。穷人喝口凉水你都不舒服了……”
  马大pao这一声声pao轰,老秀才一大家子人都站出来奇怪的看着她,老秀才笑呵呵的说:“你gan 啥呀马大pao,看你说的什么话?都是邻居的,别那样说高上的那层话,有什么事好好到屋说说。”
  马大pao没好气的说:“不管你的事,你都是吃闲饭的,我没找你,不用你插嘴。”
  这话气得老秀才虎着脸:“马大pao不愧为马大pao”。
  玲珑放下孩子,忙陪笑脸的走过来想拉着马大pao的手说,却被马大pao摔了个趔趄,玲珑还是没生气,红着脸笑着说:“马大嫂,对不起,水是我放的,我当时没找着你就没跟你说,我就放了,一忙着,就没时间给你说,我准备吃了夜饭才过来给你说的。谢谢你的水呢,马嫂。”
  马大pao见玲珑说得这么轻巧,她又pao轰着说:“你来个先斩后奏,在说声谢谢就可以了,你太体面了,我的田都gan 了没水了插不上秧,你的就可以插秧收谷子吃米了,我就这样眼巴巴的望着你,你多体面,我也要放了你的水,你叫我没饭吃,我也让你没得收。”
  李瘦站在一边,结结巴巴的说:“他马嫂,其实你的田也不是没水,玲珑没给你放gan ,还留了一层水,可以插秧的,乡亲乡邻的,就让让吧!”
  张光一听玲珑有人帮腔,也气势的说:“李瘦,你在这冲当什么好人,你的水怎么不放给她呀!说别人好说是吧”!
  “我的田没挨着她的田怎么放?”李瘦说。
  马大pao一声喝令:“张光,别跟他们说费话,说了也不值,你马上去挖了玲珑那田的缺口,把水给她放了。以牙还牙。”
  玲珑忙去拖住张光要走的架势,求着说:“张大哥,别这样,你不能听马嫂的,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吧!”
  马大pao走过去一掀玲珑说:“他是我的男人,又不是你的野男人,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年轻就是资本……。”
  由于马大pao的高大挺拔,玲珑太小太轻,被马大pao掀翻在地,玲珑一时没想那么多,一爬起来又去抓张光,说:“别去放,我……话还没说完,又被马大pao一掀,这下,玲珑没能爬起来,老秀才和媳妇们都惊呼过去,喻凤把玲珑搂过来一看,大声叫道:”快,快,黄莲,拿棉花来,玲珑的额头出血了,可能碰在台阶石上了。”
  玲珑尖细惊慌的说:“我没有哇。”
  婆婆忙心疼的说:“我那还有,我去拿。”
  老秀才气愤的说:“马大pao,你凶哪门,你不是人。”
  喻凤也大骂道:“张光,你两口子闯下了祸,你们要负责任的。”
  马大pao一听喻凤要他们负责人,马大pao害怕了,突然又贯用她的伎俩,她给张光眨巴了一下眼,突然闷的一声马大pao倒地了,“哎哟”的做痛苦状不断的呻yín起来,张光假巴着急的喊:“老婆啊!老婆啊!你又犯病了,被玲珑气的!玲珑你做孽,我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