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赶场的人在这农忙季节很少了,稀稀拉拉的,有的衣裤上还沾着泥土星子,整个镇上清一色的农民集市,何满站在肉摊前挑选自己要割的猪肉。
  “你也在买肉呀?”
  何满回过头来,见是邻村的青玉在问她。她还背了一个小背篓。何满微笑着说:“是呀!买几斤肉回去准备插秧吃,做粉蒸肉。光吃腊肉也吃腻了。你呢?”
  青玉点头赞同的说:“也是。我也是来买插秧的吃的,我明天就插秧了,我家李和请了差不多二十人了,都是他在其它村认识的朋友,他们都自愿来给我插秧的,大概一天能插完的。”
  何满羡慕的哦着说:“你们真有人情啊!还是要男人走得开,什么都好办咯。”
  青玉说:“这叫有布施才有回报,他们还不是看在李和平时给他们帮过忙的份上。我肉买好了,其他的我也买好了,你快买吧,我们一起早点走,好回去也gan 点活。”
  何满塞堂的说:“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事要办,恐怕要晚些回来。”
  青玉说等不了她就自己先走了。
  其实何满也没什么事要办,就割几斤粉蒸肉,她的心就像春天一样,有一种新的东西在破土而长,时间还是中午,离傍晚还早,她走到河边的毛屋里,要了份一元钱一碗的包面,北方人叫的混沌那种,今天的毛草房里的生意淡了很多,只有几个匆忙呼啦着吃着面的人,何满没有这么忙,坐在窗口,漫不经心的吃着,边看着河上码头的风景,河那边是青色的一片,葱茏的树下掩映着小小的村落,还有那分布得散落的农田。阳光照在清澈的巴河水上泛着缕缕金光,河面上摇鲁着悠悠的乌蓬船,码头上停放着一排排的船帆,有将要去乘船的,也有在码头上碰面聊着的,还有站在那里凝思的,已经没有农闲时的喧嚣了。
  何满这碗包面吃了很久,毛草房里的客人就只剩下她一人,她还想坐会,便答讪到:“老板娘,现在这毛屋还没被水淹过吧!”
  洗刷着碗的围着短白围裙gan 净的老板娘说:“哎哟!哪里有那么好喔,上次就被淹了,这是我们从新又搭的,春天夏天要淹好几回,就要搭几回毛草房,麻烦死了,吃这碗饭不是那么好吃的,像你们种庄稼还好过一点。”
  何满说:“农村有啥好过的,稀一脚的泥一脚,一年三百六十天都没像你们穿得那么gan 净的,一年忙到头不卖一颗粮就见不着钱,还是你们好,当场冷场都能见着钱啦……”
  何满就这样的跟老板娘侃着,不时看看太阳偏西没有,时在感觉坐在这里很久了,老板娘的脸都起乌云了,她不好意思的离开,又漫步进ru一些卖衣服的门市瞎逛,惹得卖主空热情瞎吹嘘了一番,也气得翻着白眼目送何满离去的厚厚背影。
  何满站在桥上,望着快落山的太阳,心里终于有几分的欣喜了,微风凉悠悠的吹在她的脸上,她感到无比的舒畅。何满看着街上陆续来桥上吹风看夕阳的人们,心生感叹,街上的人真好呀!农村忙死了,他们还悠闲的沐浴着晚霞吹着习习的凉风,难怪有的农村人千方百计的都想着嫁街上人,街上人确实好呀!呼吸也比农村均匀。
  何满就站在桥上等呀等的,可是等到晚霞的余晖都散尽了,也没等到要等的人,她不能在等了,万一他有事就难等了,她回望又回望,她终于无奈的走了,心里那个气呀真想咬他两口,不守承诺的男人,下次猫才相信你。
  何满走到那片傍松林的公路时,天已经全黑了,她心里有些恐惧了,以前也走过,不过那时没这么黑,此时的何满后悔及了,以后再不能相信他的鬼话了。
  就在何满极度恐慌时,一两摩托车的突突响声和着一束光亮像她驶了过来,她拼着呼吸站在道边看是不是他,摩托车驶过来停在她的面前,何满冷冷的看着他,而他却是一脸的惊喜激动的说:“女人,我以为你早就回家了。”说完撑好摩托车面对面是站在何满面前凝望着她。何满没好气的说:“女人就该这样熬着长长的时间等吗?你知不知道等人是啥zi wei ,以后不会这样等了,除非是病猫才会这样痴痴的等了。”
  何满嘴上是这样说,但她此时的心里还是充满孤寂的渴望。徐然深情的拥着她耳语道:“你就是我心中的病猫,对不起病猫了,我的活实在太jin 了,今天客户非要我给他的装修做最后的完结,所以让你等晚了。”
  “对,的确让我等晚了,给一个回报,我们就走吧!”何满说完把脸仰着,眼半眯着,厚实**的嘴翕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