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绿草蓬勃,鲜花灿漫,流水淙淙,春鸟嘟浓,小虫低喃。和煦春光,沐浴大地。一支嘹亮的山歌有几许凄然的荡回来,荡回去。在这平静的山村里分外的入耳,张三分和她的婆婆正在麦田边用**平一块空地,公公正在嘶哈着牛耕着地。婆婆抬起头来,向荡着歌声的方向望去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那是吴宝在他地里gan 活又在唱了,那个流神,早饭吃多了,没处消耗。’
  张三分没言语,只是看了她婆婆一眼,又锄平着犁过的疏松泥土,婆婆话一出口,就又想到自己的幺儿子也快三十了,说了十几门亲,来访的茶水饭钱花了不少,亲事一次也没成功,女人们都嫌弃她那两间土墙房,更重要的是儿子长得不高,不会吹牛谈天说地,郁闷闷的样子,不讨女人喜欢。也许儿子在他乡的铁厂gan 活是否也象吴宝那样也在fa xie 心中的孤独呢?张三分的婆婆就这样的想,一丝忧虑挂在了脸上。
  张袅也在挖玉米地,不时直起腰来象吴宝的歌声的方向望去,脸上还扯着奇怪的笑。
  黄莲和喻凤在村子边上挨着大公路旁的平好的空地上点各自的玉米,不时也拉着话说上几句吴宝光棍的稀罕事。
  一阵摩托车的气鸣朝着村子这边响了过来,凡在地里gan 活的人们都抬起头来望了过去,黄莲和喻凤也抬起头来,见两两摩托车以快速的开了过来,黄莲心里惊咋了一下,摩托车上一个白衫外面套西服的男人在她面前‘笛’的一声开了过去,一个熟悉的非常有神的眼睛敕了她一眼,她一股心田的**荡漾开了。
  只见两辆摩托车开前去噶的停在了徐然的公路旁的小店边,摩托车上下来了三个人,刘牧和他的同事小许,还有一个是队长李响,徐然走出来在给他们递烟,只见刘牧摆了摆手,表示不吃,小许和李响接过烟相互的点着火。
  徐然好奇的问:怎么这么久/都没见你们下乡来,今天有事吗?
  刘牧说:我前段时间在县上学习去了,回来没两天,今天我和小许是来统计社员们一家都养了几头猪,这次是全乡做生猪统计。
  徐然若有所思的‘哦’,又继续问今年统计生猪政府出自什么目的、、、、、、
  李响走上公路上边高一些的田埂上,扯着破hou long声音喊;在坡上gan 活的,都回家去一下,刘牧他们下来做生猪统计了,还要发猪的预防流感药,不回去的,不在家的,一律不发,听到没有,坡上gan 活的。
  有少许的几个声音从个各角落时续的传了过来:听到了。
  李响停了一下,又喊:三分,三分、、、
  那边传来三分的回应声:啥子嘛。
  李响听见三分的回答又喊了过去:三分,你去松林那边帮我喊几下那里的几户人,叫他们都回去,说刘牧他们给他们发预防猪药来了。
  那边传来了长长的‘哦’音
  张光圈里就只有四头三四十斤重的猪在圈里嗷嗷的叫来叫去,长得很苗条。象要吃掉刘牧他们似的。
  ‘你怎么就养四头猪,两口子都在家里gan 嘛。刘牧边记边说,小许在给张光发猪药。
  张光一脸黑皮的脸上可怜的说:小刘同志,虽然我是两口子在家,我那口子有病,gan 不了啥子活,还有四个孩子,我又要gan 坡上的活,一个人忙,人都养不活还有精力养猪哦。你们也不替我想想。
  刘牧没好气的说:你那口子有病还在小店打麻将,是打麻将影起病的吧。
  张光忙帮自己的那口子分辨道:不是,那是让她打打牌,缓解一下病痛。
  小许和刘牧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前这个愚昧的男人一眼。
  单玲珑抱着孩子在晒坝边玩,刘牧他们走过去逗着孩子问:小朋友,你家有几条肥猪阿,告诉叔叔好不好。小孩子见了生人只瞪着两只小黑眼看,单玲珑笑呵呵的教着孩子说“小宝宝,给叔叔说,我们家还没有养猪阿。刘牧一听单玲珑这样说,不信的眼神看着她,单玲珑坦然的说;我家是没养猪,宝宝的爸爸都不在家,宝宝才一岁多,离不开我,就没有时间养猪了。
  刘牧一听这话,默然的点了点头说:理解。
  喻凤的两个猪圈里各养了五头小猪,胖乎乎的特别可爱,调皮的叫唤着刘牧边记边说:嫂子,你还可以,这几头猪长得也好,你在喂十头猪,我给你报上去五十头,政策有规定,一家要养满五十头以上才有奖励,是每头猪奖五十元,报五十头猪也有两千五百元吧,这样你也辛苦了多赚一点,这件事你本人知道就行了,明白吗?
  喻凤高兴得不得了的说:明白,明白,我有心xiong 的,那就谢谢刘兄阿,我在筹备才料,过几天就要在盖两个猪圈,养二十头猪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