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田园秀丽的春光挡不住女人们的寂寞,改革的春风吹走了乡村里的男人们,男人们为金钱抛家别妻翻山越岭的战斗在经济的浪潮中,留下了女人们厮守那一间半壁的土墙房和那一亩三分田的家当,还有那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终年守着活寡,改革改善了农民的经济,但是也改革了人们的思想,改革让这些村成了现代化的寡妇村。
张袅顶着初夏有些晒人的阳光,挖着刚收完的甜菜地,汗水从她的两鬓流了下来,她不时的擦着汗喘着气,单薄矮小的她非常吃力的挖着。
‘张袅,挖个球,走阿,回去歇息’。吴宝嬉皮笑脸的不知啥时候站在张袅的地边嘻笑着说。
张袅抬起头来:你活路做完了,没事了,来帮你大妈挖地,今天我中午给你做顿饭吃。张袅也许挖地实在累了,笑骂着极力诱huò着吴宝给她帮忙。
吴宝有些犹豫,半走不走的又说:我给大妈挖地,大妈有什么油水让我捞。吴宝说完有些wei suo的笑了笑。
张袅走过去,不理他的话,拽着吴宝把**塞在他手里,半怒半娇的说:帮我挖一下嘛,吴宝,你一个单身汉,那么大的力不出会生病的。我陪你挖阿。
把力出在你身上,行不。吴宝说完嘿嘿的坏笑着。张袅捶了他一拳,拖拉着他挖地。
吴宝经不住张袅的攻势,半推半就的接了**挖了起来。
张袅回去在拿了一把**来,跟吴宝站在一起挖,他们边挖地边说着话,吴宝还时不时瞅着张袅看,气氛非常的融洽,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
张袅为了答谢吴宝,她真还给吴宝做了一顿饭,大葱炒腊肉,酸辣凉拌米粉丝,米汤蒸鸡蛋,一瓶啤酒。把个吴宝吃了满嘴香啧啧的,醉意熏熏的。他一个单身男人,也许第一次吃着这么可口的饭菜,也感觉到了家的温馨和愉快,走的时候,一双眼迷蒙蒙的看着张袅说:‘以后有gan 不了的活就找我。
张袅喜出望外的说:行,谢谢了。
张袅的公公婆婆一直坐在屋檐下瞪着眼朝张袅家看,他们以为也要叫他们过去吃饭,却等到吴宝*着嘴出来回家了,也没对他们坑一声,气得公公婆婆一脸的菜色,吴宝过他们的面前,还是讪讪的说:俩老吃了吗?
他们俩头一斜,没好气的说:我们是孤寡人,哪有饭吃。
吴宝听出悬外之音,嘿嘿笑了两下,没在答理,走了。
张袅站在自己的门前,一却皆看在眼里,也没搭理他们,只是狠狠的恨了他们一眼,转身回屋去了。
张袅和吴宝的初次相交,为他们后来的生活的浪花以徐徐的拉开了帷幕。
何满今天去区上邮政取钱了,是他男人打的钱回来,在回来的路上天却快黑了,她还不慌忙的唱着歌、、、、、幸福的歌儿风飘荡、、、。后面噶的一声响,一俩摩托车停在了她的身旁,吓得他惊慌的回过头,看见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白皙的脸膛笑意满怀的看着他。
‘哎呀,徐然,你吓死我了。何满松了口气的叫着。
‘上车吧,徐然说。
谢谢。何满边说边坐了上去,中间却留了一个(gou),徐然转过头来想叫何满靠近一些,却没说出,,何满还不解的看着他,这是一条土公路,坑洼不平,徐然开着摩托车,车速明显的减慢了些,却还是猛的一癫狂,显些把何满甩了出去,吓得何满一下扑了前去,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徐然的腰。徐然猛的感觉到背上贴着了热呼呼的柔软的肉饼,一股摄人的热量传遍了全身,他颤了一下,回过头来,定然的看着满脸还惊吓的何满温柔里带着一丝命令的口气说:这路烂,把我抓jin 。
‘哦,何满很听话的应着。世上有的事真的无法预料,在他们后来的生活中情来情往承载了太重的东西。
晚上,何满来到婆婆家接孩子,今天她去取钱没有带着他,让公公婆婆照看着,他们正好在吃饭,孩子见了妈,呼的丢下碗叫着妈跑向何满,何满爱怜的抱起孩子,亲了孩子一口,说:乖儿子今天没有哭吧。
婆婆笑着说:哪有那么乖,老是哼唧唧的,这里那里都抱去好玩的地方哄才好点。
‘吃饭嘛,何满,就在这里吃了免得回去煮吧。公公说。
‘要得,我去给你剩一碗,我今天煮得多。婆婆赶忙说完,便去剩饭了。
‘何满取钱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这时喻凤跨了进来说。
‘今天去区上取钱人多,队排很长,路上那两家客车挣拉客人,吵起来了,又把时间耽误了。何满望着大嫂说。婆婆剩来了饭,见喻凤来了,又不敢叫何满吃,怕惹起喻风说起她又不公平,叫一个吃与不叫一个吃有些两难,在农村媳妇多了处事稍有不慎,就会矛盾重重。她只有些讪讪的站在那里了。这时,黄连和单玲珑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