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十分亢奋,看到奶奶闭着眼睛大睡,鼾声如雷,他对崔桂华说,我们在哪里开始?
  崔桂华说,她睡觉死不死?
  不死,好像朦朦胧胧的样子,有一次,她说他看见,也就是梦见我跟别人做事。
  你跟别人也做过?
  是的。
  我也不问你跟谁做,我也不是包打听,长舌妇,根据你的经验,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估计,你奶奶会睡到什么时候?
  明天早晨,你要是不动,睡到明天早晨没有问题。
  那我们就有时间了,我们可以从容一些。
  我们在哪里开始?
  你说。
  你们那个房间可以用吗?
  乱糟糟的,需要收拾。
  要不,去我们家,我父母和我睡的那个房子,没有人,我们在那里可以放开手脚,不必这么拘束。
  好吧,我们这就去。
  我有些不甘心,总是被人打搅,我的馋虫早就上来了。
  我们这就去?
  我收拾一下碗筷,你吃饱没有?
  我吃一块狗腿肉,吃饱了。
  那你先回去也行,我这就过去。
  好吧。
  铁柱带着黑贝走了。
  崔桂华收拾完碗筷,给铁柱奶奶找一个枕头,自己才带上门出去。
  路上,她生怕遇到熟人,阿弥陀佛,好在都是吃饭的时间,外面没有人,天也有些朦胧,有些快要黑了。
  崔桂华还没有进门,黑贝就叫起来。
  铁柱喊住黑贝,把崔桂华带到奶奶的房间。
  崔桂华问,这是你父母的房间?
  不,我奶奶的房间。
  怎么不去你父母的房间?
  我那个房间他们不回来,也没有收拾,很乱。
  我帮助你收拾。在你奶奶房间,万一有蛛丝马迹,被他发现怎么办?
  好吧。
  两个人就来到铁柱父母的房间,铁柱父母快有一年多没有回来了,崔桂华进屋就是小媳妇一样,手脚麻利,开始收拾房间,弄得满头大汗,屋子里热,开窗户也没有风,好像要下雨。
  铁柱坐在一边,早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看着崔桂华,说,如果你热,也把上衣脱了吧,这个时候没有人来。
  崔桂华也真的太热了,就把短袖上衣脱了,露出高耸的**,铁柱看见,忍不住吧嗒一下嘴,说道,真大,我想吃。
  别着急,我得把我们两个人躺的地方收拾gan 净。
  我着急。
  铁柱就走过来,从后面把崔桂华抱住,shen 手去抚*两个大梨。
  崔桂华开始心跳加快,气喘吁吁,说道,你真是一个急性子,其实,我比你性子还急,好几次,我们都没有做成,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做一次,我看一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铁柱说,我就是大男人,一上身你就知道了。
  不是吹牛吧?我可不是小媳妇或者大姑娘,我是孩子妈,已经有经验了。
  我知道,都是一样。
  什么都是一样?
  ***。
  这时,铁柱就忍不住自己shen 手要给崔桂华脱裤子,崔桂华说,你急什么呀?再有几分钟,我就收拾好了,gan gan 净净,躺着也舒服。
  铁柱说,我真的等不及了。
  崔桂华笑道,你这个馋猫,那好吧,我自己脱。
  崔桂华就自己把裤子脱下来。
  这时,忽然,突然,不是悠然,外面传来黑贝的叫声。
  似乎有人喊铁柱的名字。
  铁柱和崔桂华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