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赵老师忽然有所警觉,从铁柱怀里钻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真是对不起,这雷真是吓人,我有些失态了。
  铁柱毫不在乎地说,没关系,老师也是人。
  赵老师看着外面,自言自语地说,看来,真的不好走了。
  铁柱说,你不能走了,外面一下大雨,那个河汊子就满是水,山洪下来,横冲直撞,去年还淹死一个人。老师,你不要担心,明天一定是晴天,到镇里也就是一个小时。
  今天晚上怎么办?赵老师说,我的洗漱用具都没有带。
  你就住在我们家,我给你看大门,还有我们家的黑贝,你就放心睡觉,如果有山洪下来,一定有村里的广播喇叭广播。
  赵老师苦笑道,如果真的有山洪下来,把我冲走,我还没有那么多烦恼了,自我解脱了,到教师节的时候,说不定上级还会追认为我模范教师,牺牲在岗位上。
  大雨哗哗下,从房间的屋檐上,可以看见大雨越来越大,水滴变成水柱了。
  铁柱打开灯,看着赵老师不说话。
  赵老师问道,你看我什么?
  你很漂亮。
    nbsp;是吗?
  在我们学校,你是最漂亮的老师。
  谁说的?
  我们大家都这么说。
  真的?
  真的,我不撒谎。
  赵老师很高兴,然后,又显得很不高兴,说道,自古红颜薄命,女人太漂亮,也不是好事,惦记的人多,麻烦事就多。
  铁柱不解地问道,老师,那为什么许许多多的女人,要不惜血本,花钱给自己整容,要使自己漂亮起来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还小,你不懂。
  一阵风,大雨吹落到窗户上。
  赵老师还是显得很jin 张。
  铁柱说,我得关上窗户,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可是,关上窗户,太热。
  铁柱说,那就不关,铁柱这时才注意到,赵老师几乎浑身都湿了,不知道是吓出的冷汗,还是真的屋里热,出的汗。
  铁柱拿来毛巾,递给赵老师,说,你擦汗。
  赵老师可能是嫌弃毛巾脏,没有接过来,自己拿出包里的纸巾,慢条斯理,开始擦汗。
  铁柱也就虎视眈眈地看着美丽的老师。
  外面还是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没有停止的意思。
  赵老师说,你平时跟你奶奶睡,还是自己睡?
  我自己睡,我父母回来的时候,我就在这里跟我奶奶睡。如果我不跟我奶奶睡,我父母在一起**,不方便,我还能够看到他们怎么做。
  赵老师很吃惊。
  铁柱说,如今的孩子早熟,赵老师,我们班的石小翠和张大壮就在谈恋爱呢。
  赵老师苦笑道,还不到十八岁,能够懂什么?国外也有十四岁就当爸爸和妈MD,还有,我前几天,看见一个消息,说是一个初中生怀孕,四个小爸爸凑钱给她打胎。
  铁柱就低头笑。
  赵老师不解地问,你笑什么?
  铁柱说,他们还是比较嫩,没有经验,戴上避孕套,就万事大吉。
  赵老师很吃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铁柱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常识。我也做过,我怎么没有让人家怀孕?
  你也做过?
  是的。
  真是不可思议。你跟我们班的女孩子?
  不,我跟我们村的留守妇女。
  赵老师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就是刚才那个女人?
  不,我们没有做,她是我三婶,我奶奶在她们家喝酒喝多了,得明天早晨才能够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