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长海说:“三巧,你回吧,大憨娘会原谅你的,这事儿又不全怪你,孩子的死是误会,大家都有责任,回去跟大憨哥好好过,以后别再偷人了。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三巧一听就哇哇大哭:“俺不,其实俺一点也不稀罕大憨,俺稀罕你,长海,你带俺走吧,要不然俺就没活路了。”
  那时候乡下就这样,不流行自由恋爱,纯粹是男女搭配,睡觉不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是各自找个泄yu (谷欠)的工具,啥爱不爱的。男女不能行房才是婚姻危机的最大关键。
  三巧哭哭啼啼,泪如雨下,长海心疼地不行:“你还没吃饭吧?”
  三巧说:“没呢。”
  长海说:“那好,你躲在这里不要动,我回家给你拿点吃的。”
  三巧就点点头,她确实饿坏了,恨不得把长海一口吞下。长海放下**,偷偷潜出了玉米地。回家给三巧准备吃的。
  三巧一个人躲在玉米地里苦苦等待。现在是春末夏初,不是秋天,庄家人喜欢种春玉米,青纱帐很高,三巧才得以藏身。
  她不敢靠近磨盘山,因为山上有狼。
  三巧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跟长海私会,被不远处的一个人看的清清楚楚。那个人是村里的一个无赖,名字叫土豆。
  土豆是个流氓闲汉,好吃懒做,一般不下地的主儿,平时偷个鸡,*个狗,除了好事啥事都gan ,30岁了还没找媳妇。
  今天他拿着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往地里走。想踅*一下,看看地里的庄稼熟了没有,顺便*几个玉米棒子。回家煮着吃。
  刚刚走进玉米地,就看到有人在哪儿哭,他就欠**,仔细查看,他看到长海跟三巧在哪儿抱头痛哭,心里就是一喜。有便宜可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