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她是个生理正常的女人,因为小敏住在这儿,张大军就不来了,槐花就很难受。
  每天夜里,小敏睡着以后,总能听到槐花在被窝里很不安稳,女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她的呼吸急促,脸蛋绯红,浑身跟千万只蚂蚁叮咬一样,痒痒地不行。
  她就在被窝里自起来,**上面,再*****,双手划过自己的脖颈,*向了那双鼓zhang (月长)的圆香,然后在自己的神秘地里来回的划拉,***就湿漉漉的一片。
  小敏就问:“姐,你咋了?”
  槐花脸一红:“没啥,你睡你的。”
  小敏抿嘴一笑,问:“是不是大军哥不来,你……难受?这都怪俺,住在这儿拆散了你跟大军哥的好事,姐,对不起。”
  槐花说:“不管你的事儿,我就是难受。”
  小敏说:“姐,要不俺走吧,让大军哥过来跟你作伴。”
  槐花说:“死丫头,你胡思乱想个啥?难受就一定是想找男人啊?我感冒了行不行?”
  小敏扑哧一笑爬了起来,问:“姐,俺是石女,没尝过那种男女间的欢爱,听说很逮,是真的吗?”
  槐花说:“你找个男人,试试不就知道了,问我做啥?你是不是也想男人了?”
  小敏说:“俺对那个事没反应,人人都有老朋友,可是俺的老朋友一直没来,可能是天生没有那个东西,姐,俺是个不完整的女人。”
  槐花就问:“小敏,嫁给秀林那么长时间,你真的没被破身?”
  小敏说:“当然,因为俺是石女嘛。邢先生说俺那个地方,不要说男人,大罗神仙也捅不破,俺这辈子也无缘跟男人gan 那个事了。”
  小敏的脸色再一次低沉下来,觉得自己的命好苦。咋就得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