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将伤口处理gan 净,大军拿出手绢,帮香菱包好了伤口,问:“还疼不疼?”
  香菱心里一酸,大军哥还是一如既往对她好,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摇摇头:“没事,不疼了。”
  “那你走两步我看看。”
  香菱站起来走了两步,腿脚一瘸一拐。
  张大军一皱眉头:“还说没事?这怎么赶路?过来,哥背你。”说着把腰弯了下去,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香菱爬上来。
  香菱巴不得张大军背她呢,赶jin 点点头,问:“你的车怎么办?”
  大军说:“没事,我背你到前头,前面有个补胎的门市,跟我很熟,我让他们把车推回去就是了。”
  香菱甜甜一笑,一下跳上了张大军的后背,在他pi *gu *上使劲拍了一巴掌:“你是我的小红马,快走,驾!”
  张大军撒开蹄子就奔跑起来。
  张大军生来力气大,背个小姑娘那是小菜一碟。这条幸福路有120多里,但是不通公交车,村民们一般不出大山,整条山道空荡荡的,鸟都没有一只。就这样走下去,天黑也到不了县城。
  反正有的是时间,那就走呗。一路上大军背着香菱,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两个人穿越在山道上,说说笑笑、香菱掏出手绢,一个劲的帮着大军擦汗;“大军哥,累不?”
  大军说:“猪八戒背媳妇,你说累不?”
  “哈,你把俺当做高老庄的高小姐了,哥,你才不是猪八戒呢。”
  大军说:“反正都一样,走,回咱的高老庄去喽……”
  一场大雨说来就来,七月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刚才还是烈日当头万里无云,忽然一阵骤风吹来,天空就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