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按照玉环的脾气,早一头撞进去了,可是槐花却死死拉着她,不让她进。
  玉环想呼喊,可是槐花已经堵住了她的嘴巴,把她拖到了楼下。
  玉环余怒未消,指着槐花的鼻子问:“槐花,你咋回事?大军这么对咱,咱们坚决不放过他,你有刀没,俺要阉了他。”
  槐花的爹朱二刀就是谯猪的,阉人对槐花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他也想阉割了张大军。
  这个死混蛋,原来一直背着我们跟小花在外面胡闹,这是赤果果的被判。槐花觉得受到了侮辱。
  她竭力忍着愤怒赶jin 劝玉环:“玉环姐,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很生气,可大军是咱们男人,就这样谯了,以后咱们就只能守活寡了”
  “那你说咋办?就这么看着他跟小花相好,我咽不下这口气。”
  槐花想了想说:“咽不下也得咽,大军是咱男人,也是咱们孩子的爹,再说大军跟小花从小就是两口子,小花一直是他的童养媳,大军只不过是把应该做的事情补办了,咱能有啥办法?
  玉环姐,就这样吧,这就是命。”
  今天她们两个本来想把大军捉奸在床的,可当她们看到里面的人是小花以后,就没了脾气。
  玉环跟小花的关系很好,她曾经是她的大姑子,当初大军不在的时候,小花跟与玉环常钻一条被窝。
  玉环也说过,让大军把小花娶了,三女共事一夫,可当初小花不愿意。还说不要就不要,想要就要大军的全部。
  玉环的眼角湿了,跟吃了个苍蝇一样,心里腻歪歪的。
  她拉了槐花一下说:“槐花,咱回吧,就当啥也没看见,这件事捅破反而不好,我觉得大军有苦衷。”
  槐花也没办法,使劲咬了咬牙,两个人踏上了回家的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