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屋子里黑灯瞎火,李拥军一直觉得身下的人是桃花,一阵快速的运动以后,男人跟女人就像两滩扶不上墙的的烂泥,一起欢呼一起嚎叫,一起疲软……
  完事以后李拥军非常的匮乏,沉沉睡去,春娥嫂也得到了满足。
  一个小时以后,春娥嫂假装起来撒尿,再次走出屋子跟桃花对调,桃花又回到了李拥军的身边。
  第二天醒来以后,李拥军扑哧笑了,说:“桃花,昨天晚上你咋了?劲头那么大?”
  桃花就苦笑,没有把她跟春娥对调被窝的事情告诉他。
  从此以后,桃花跟春娥经常半夜对调,几乎两三天对调一次,每次都是桃花半夜两点暗暗潜出来,再次进屋的是春娥,就这样一直过了半个月,傻乎乎的李拥军竟然不知道。
  一个月以后,春娥终于感到了不适,她开始发烧,浑身高烧不退,李拥军跟桃花也意识到了不妙,他们知道春娥的大限已经来了。
  热病就这样,有时候不当吃不当喝,忽然就会犯病,每个人临死前的状况都不一样。
  热病的病毒就是慢慢吞噬人的免疫能力,有时候感冒也会死人。
  春娥一个劲的发热,浑身燥的不行,她挺掉了被子,撕扯了衣服,全身,还是热的不行。
  最后她一眼看到了院子里的水缸,飞身跳出屋子扑进了水缸里,不一会儿的功夫水缸里的水也变得温度奇高。她觉得水缸都要沸腾了。
  春娥满院子的嚎叫,在自己的xiong 口跟肚子上使劲抓,将皮肤抓的血肉模糊。,
  李拥军跟桃花听到了春娥的嘶叫,他们跑出院子,一下扑向了春娥:“春娥嫂你咋了?那儿不舒服?”
  春娥也感到自己的大限将至:“我热病犯了,热,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