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他们没有打扰儿女的好事,因为桃花已经身染重病,活不了几天了,能快乐一天算一天。
  朱二刀跟美兰期盼着闺女活着的时候能够快快乐乐,这样死了也不屈。所以装作没听见。
  朱二刀跟美兰还故意用被子蒙着头,双手捂着耳朵。
  第二次是在李拥军家的土炕上。李拥军已经彻底跟娘决裂,非要娶桃花不可,要不然就拉着桃花一起跳崖,老太太拗不过他们,只好被迫答应了。
  桃花堂而皇之又返回了红旗的家,跟李拥军睡在了一条被窝里。
  这一次她如愿以偿了,那一夜她是含着泪水把李拥军抱在怀里的。两个人翻云覆雨,的不行。
  按照李拥军的意思,把以后半生应该跟桃花办的事儿都办了,一起做个够。他早就盼着染上热病,这样就能跟桃花一起死了。
  恋爱是冲动的,有时候不惜生命,那时候的李拥军确实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但是直到他跟桃花临死前的那一刻,也没有后悔过。
  第三次是在高粱地里,那一天李拥军在帮着二刀叔锄高粱,春天的高粱刚刚长出苗苗,嫩绿的枝桠还没有涨齐。看着桃花薄薄的短衫,鼓鼓的xiong 脯,肥实的nai子,李拥军一下子来了冲动,就把桃花扑到在了地上,两个人亲吻在一起。
  一块地的高粱被压得乱七八糟东倒西歪,害的朱二刀的老婆美兰第二天拍着膝盖骂了半天的街。甚至怀疑有人故意跟她过不去。
  第四次是在村口的小石桥上,李拥军拉着桃花一起赏月,那一天月亮很圆,微风吹拂着女人的长发,随风起舞,桃花的衣襟被风扑扑啦啦掀起,宛如天上的仙女。
  李拥军忽然就来了兴致,把桃花再次压倒,两个人亲吻,打啵,翻滚,啧啧有声,几乎将那条经历了几百年风雨的石桥给一并压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