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江海已经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再加上邢先生的一句话,惊得他魂飞魄散。
  他慌慌张张从老先生的家里跑出来,跌跌撞撞往家跑,还没有爬进家门,一条白影忽闪就窜了过来,shen 出两只苍白的手,狠命地抓向了他的脖子。
  他看的清清楚楚,那张惨白的脸,就是死了一个月的小芳。
  把他吓得哎呀一声,一头就栽倒进门槛里,顿时人事不醒。
  春娥连哭带叫跑出屋子的时候,男人已经不行了。
  春娥扑了过去,抱住了男人的身子嚎叫:“江海,你咋了,你咋了?”
  江海说:“小芳,小芳找我……索命来了。”
  他一口鲜血pen( 口贲)出来,白眼一翻扑到在女人怀里,断掉了最后一口气,就那么死掉了。
  应该说江海不是患热病死的,是吓死的。
  春娥发现江海的脑袋上缠着一块白色的塑料布,那是一种装果子点心用的塑料袋,塑料袋被风吹起,裹住了男人的头,把男人生生吓死了。
  江海临死前产生了幻觉,觉得那不是塑料布,是小芳的手抓向了他的脖子。
  1987年的元宵节前后,一场铺天盖地的厄运再一次降临在了磨盘村。漫天飞舞的流言跟流言一般的疾病一起在磨盘山的上空蔓延。
  大家都说小芳死得冤,阴魂不散,她要惩罚磨盘村的村民,将那些上过她炕的流氓闲汉统统杀死。
  顿时,整个村子被蒙上一层恐怖的阴影,人人自危,大家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年前那些打工的队伍返乡以后,年后就没有再走出大山,不是不想出去,是出不去了。
  磨盘山的道路已经被县里安排的专业人员封锁,这里只许进不许出。是为了怕性病继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