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还好不远处有个小饭馆,这是国道上最近的一家饭馆了,因为是在年关,饭馆的人不多。大军拉着桃flower (hua )的手走了jin *去。
  他要了一碗拉面,一笼包子放在了桃flower (hua )面前,桃flower (hua )狼吞虎咽吃起*| lai |*,饿死鬼投胎一样,女人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
  大军心疼di 不行,一边看着她吃一边劝:“慢点,别急,吃完了还有,小心别噎着。”
  吃饱喝足,桃flower (hua )打了个饱嗝,这才说:“姐夫,俺饱了。”
  张大军点着一gen烟,问她:“傻丫头,一年了,你到哪儿去了,怎么混成了这样?”
  桃flower (hua )抽泣一声,眼泪又下*| lai |*了:“姐夫,一言难尽啊。”
  接下*| lai |*,桃flower (hua )一边哭,一边把这一年的经历告诉了姐夫张大军。
  姐夫是她的靠山,姐夫是她雪di 里的一炉炭,雨di 里的一把伞,姐夫能为她撑起一片明mei(女眉)的蓝天。
  张大军在桃flower (hua )的心里没有任何秘密,她对他就像对自己的亲哥哥* na *样信任,所以一点也不隐晦,将所有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样告诉了他。
  桃flower (hua )的命运并不比小flower (hua )好多少,当初离开磨盘山,她是在小flower (hua )离开的头一天离开的。
  桃flower (hua )一辈子没坐过汽车,上了车以后,车上的售票员跟她要票的时候,她还是木愣愣的。这才知道坐汽车要掏钱。
  还好她chu *门的时候带了点零用钱,buy(中文:gou mai)了票以后就斜斜靠在座位上,木呐呐看着窗外的蓝天。
  她不知道自己该往* na *里去,就* na *么漫无目的走,她只是想把Red(* hong *)旗找回*| lai |*,跟丈夫一起生活。
  她也不知道Red(* hong *)旗去了哪儿,最近的城市就是K市了,她觉得Red(* hong *)旗只能到K市去。
  女孩子坐了4个小时的汽车,终于在K市汽车站下了车。刚刚下车她就被大都市的繁华耀flower (hua )了眼,处处是Red(* hong *)男绿女,处处是弥虹闪烁,把她衬托得及其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