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春草脸一红,摇摇头说:“不用了,下午回家的时候,我在职工澡堂子里洗过了。很gan 净。”
  狗蛋就喔了一声,拉了春草一下:“那咱……睡吧。”
  狗蛋放好被窝,只穿着一件内裤就钻了进去。
  男人的骨肉大山一样鼓鼓冒起,xiong 肌跟二头肌都是那么耀眼,显出山一样的强壮,每一块肌肉都结成了块儿。
  狗蛋的皮肤是古铜色的,他跟小时候一样健康,山里出来的孩子gan 农活出身,都有着一身健壮的肌肉。春草瞬间就对男人的肌肉产生了迷恋。
  她又想起不久前狗蛋在小花哪儿闯进厕所里的情景。
  她听小花说过,女人的第一次都很疼,是撕心裂肺的那种疼,但是疼痛过后就是幻如神仙般的感觉。
  第二次第三次,就是男人不想,女人只要看到男人那个地方也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冲动。
  小花应该是春草的生理老师,从小花哪儿,春草学到了很多,小花已经把她跟张大军在炕上鼓捣的步骤,一丝不留告诉了春草。应该说春草比过七以后的女人对那事儿还要精通。
  毕竟是第一次,没有亲生经历,她不知道该咋办,就那么傻傻坐着,含羞带臊,她甚至不敢抬眼看一下狗蛋的脸。
  狗蛋知道女孩子害羞,就坐起来,用被子包裹了女人的双肩,然后把春草慢慢放倒了。
  春草没有反抗,她在迎接那种暴风骤雨来临的瞬间。心跳加速起来,小xiong 脯也一鼓一鼓的。
  狗蛋的动作很轻柔,他首先一点点将春草的扣子解个精光,五个扣子很快解了下来,露出了女人鼓鼓的奶zhao。
  这是城里姑娘跟乡下姑娘不同的地方,城里的姑娘喜欢带奶zhao,乡下的姑娘不喜欢。因为整天gan 农活,那东西碍事,甩来甩去就像一条武装带一样,缠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