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狗蛋哈哈一笑,从怀里掏出了孙局长交给他的那十万块,往桌子上一甩,说道:“这是那个姓孙的小子给的,我现在交给小花,就当是精神损失费,给小花姐买点好吃的。”
  小花吓了一跳,长这么大她没见过这么多钱,赶jin 说:“狗蛋,不行啊不行,你把钱给我,怎么跟那个姓孙的交代哦?”
  狗蛋一瞪眼:“小花姐,这钱是你应得的,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那个姓孙的我饶不了他!姐,你放心,我会替你教训他。”
  小花赶jin 说:“算了,算了,俺不想惹事,再说大军已经教训过他了,不必了。”
  狗蛋大眼圆睁,扬起一股冲天的豪气,他变得成熟了很多。
  “只要有我狗蛋在,谁欺负咱们磨盘山的人,老子就跟他拼命!”
  张大军把钱推给了狗蛋:“兄di ,你出门在外比我们更需要钱,这钱你拿着。对了,三年了,你一直在那儿啊?最近混的怎么样?”
  狗蛋长叹一声:“一言难尽啊。大军哥,这三年我是度日如年啊。三年前,我一怒之下杀了素芬,砍伤了李大虎逃了出来,其实刚刚逃出磨盘山我就后悔了,后悔自己的鲁莽。可是错已经铸成,我也不想坐牢,只能亡命天涯。我去过河北,走过河南,也上过东北,还去了一次西藏,见过很多的世面。”
  狗蛋的脸上一副追忆之色:“最后才回到了K市。我曾经偷偷回过家一次,看过一次俺娘,可是我不敢进门,怕村里人发现。这些年,我一直在痛苦,自责和煎熬中度过,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只要外面警车一响,我就觉得他们是来抓我的,大街上看到警察就会惊出一身一身的冷汗。开始的几个月身上确实没钱,我帮人打过工,也讨过饭,漫无目的一路向西走,自己也不知道走到哪儿。六个月以后才到西藏。在西藏的藏川公路上,我同样帮人修过路,那时候饥一顿饱一顿,大冬天的手都冻裂了,白天gan 活出汗,到夜里汗水就结成冰块,衣服跟皮肤粘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撕都撕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