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小花不是张大军,张大军可以不带粮食,一个在深山里半年也不会饿死。对于张大军来说,一切的东西都能变成食物。
  可是小花不行,小花只是个孱弱的少女,从小衣来shen 手饭来张口,没过过苦日子。张太辉和张何氏也不会让她受苦。
  小花从小到大第一次尝到了饥饿,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zi wei 。
  实在饿得不行,她就跑到山泉边,弯**喝几口凉水,然后抱着包袱靠着大树上休息一会儿,天亮以后接着再走。
  就那么熬啊熬,七天之后终于彻底的摆脱了大山,走进了平原上的大都市。
  幸好小花身上有私房钱,她跑到一个面摊前,要了两个馍馍,一碗面汤,大口大口狼吞虎咽起来。
  这时候的小花已经是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饥饿和劳累把她折磨得不成样子。
  吃饱喝足以后觉得精神恢复了不少,她擦擦嘴开始跟老板结账:“大哥,一共多少钱。”
  伙计说:“一碗刀削面是两毛钱,两个馍馍是一毛加四两粮票。”
  小花怔住了,钱她知道,可是粮票是个啥她没有见过。因为大山里什么都不缺,小花也没有出过门,从来没见过粮票。
  她就颤颤巍巍shen 进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黄灿灿的金钉子,递给伙计说:“哥,这个当粮票行不行?”
  小花手里拿的是一锭赤足的黄金,那金钉子金光闪闪,足足二斤多重,把那伙计惊得差点一pi *gu *坐在地上:“这个……这这这?大姐,俺找不开啊。”
  小花说:“那该咋办?俺没有粮票。俺多给你一毛行不行?”
  伙计瞪大了双眼,赶jin 说:“行!行!”
  于是小花多花了一毛钱,混了个肚子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