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桃花知道那药起了作用,她激动不已,抱着男人健壮的身体rou磨起来。
  红旗发了疯一样把桃花压在身下,迫不及待将的进入了女人的身体,那种幻如神仙般的感觉立刻从**潮起,涌遍了全身。
  今天的红旗是勇猛的,也是持久的,把桃花搞得彻夜的尖叫,那尖叫声惊天动地气壮山河,房顶都要被震塌了,一座土炕被弄得碰碰乱响。
  他们一起纠缠,一起rou磨,一起翻滚,男人的吻划过女人的脸颊,脖子,锁骨,在桃花一对不大的白nai子上来回的咗,从左边换到右边,又从右边换到左边,还把舌头shen 进她的Ru(gou)里使劲的tian。
  最后又堵在女人的嘴巴上,咬她的唇,把舌头shen 进她的嘴巴里一阵乱搅,桃花憋涨的都喘不过气来了。
  女人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那种爽快就像是铺天盖地的龙卷风,瞬间扫荡了一望无际的大海,狂风卷起滔天的巨浪,在海面上涌出一条滔天的怒波,愤怒地拍向岩石,卷向沙滩。
  桃花的身体就像挣扎在惊涛骇浪里一条孤立无援的小舟,一会儿被卷上浪尖,一会儿又被摔进低谷,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防线在崩溃,男人的叫声跟女人的叫声一起荡漾。
  那叫声穿过狭小的屋子,溜过窗口,一直蔓延到大街上。大半个磨盘村的人都被吵得睡不着,村子里的狗也跟着一起乱吠。
  桃花跟红旗的叫声惊动了炕上的张大军,张大军就纳闷了,他感叹一声:“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知音了,想不到红旗会跟当初的三喜哥一样厉害,佩服,佩服。”
  旁边的玉环就捂着嘴巴笑:“大军,红旗跟桃花比咱俩当初还卖力,俺估计不出几天,红旗就会被桃花抽gan ,跟你当初一样,病歪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