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美兰在外面提着板砖,一个劲儿的敲墙,棒棒棒,棒棒,“小姑奶奶,行了没?差不多就行了,被人看到不好。”
  美兰在外面低嚎,杏花只好穿起了衣服,临走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了一双布鞋,含羞带臊说:“二赖哥,俺也没啥送你的,上次看到你的鞋破了,没人补,俺就帮你做了双新的,你穿上吧。”
  刘二赖颤颤抖抖接过鞋,感动的热泪盈眶,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人送东西给他。
  二赖流着泪说:“杏花,这鞋俺不能穿,俺把他珍藏起来,啥时候想你了,就拿出来看看,看到鞋,俺就是看到了你。”
  “二赖哥……”杏花又哭了,一下扎在了二赖子的怀里泪如雨下。
  天光大亮了两个人才洒泪而别,从此以后就是形同陌路了。
  第五次从二赖家出来没过几天杏花就怀孕了,竟然真的有了妊娠反应。她感到头晕,恶心,浑身没劲,还想吃酸的,两腿也软绵绵的。
  李秀林一看杏花这症状高兴地屁颠屁颠的,赶jin 拉着杏花去邢先生哪儿,让老先生把脉。
  邢先生*着杏花右手的手腕,将胡子缕掉若gan ,摇头晃头说:“这次准了,是喜脉,你老婆怀孕一个月了。”
  李秀林高兴地不行,差点拄着拐杖蹦房顶上去,拉着杏花的手满街吆喝:“杏花怀孕了……俺老婆有喜了……大家快来看啊!”
  从现在开始杏花的腰就直了起来,她大模大样挺着肚子,xiong 脯拔起来老高,神气活现,走路的样子也变了,十八米宽的大街都装不下。
  杏花跟她娘美兰一样,没事就扶着村口的那颗大柳树呕吐,哇……哇……,长江决堤一样,就怕人家不知道她怀孕。
  槐花再次历尽千辛万苦,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孩子顺利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