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大军就冲他们一瞪眼:“滚滚滚!眼馋的话就娶个老婆,抱着回家亲去。”
  大家就是一阵哄堂大笑。
  晚饭以后,大家就点燃一堆篝火,围坐在一起,年轻的小伙子欢快地舞蹈,篝火映红了万千脸颊。
  翠花靠在大壮的怀里,玉环靠在大军的怀里,两个女人如醉入迷。
  就在大家陶醉在修路的喜悦里的时候,磨盘山上的工地上又出事了。红旗跟红兵惹下了塌天的大祸。
  这天刚刚吃过晚饭,天气突然炎热起来,劳累了一天的红旗跟红兵闲的蛋疼,想出去走走,顺便吹吹山风,掏一窝狼崽子出来。
  年前工地上三个工友被狼群撕成了碎片,红旗跟红兵两个人就很气愤。四个月的时间他们为了报复磨盘山上的狼,已经偷偷掏了十几窝狼崽子。
  那些狼崽子有的还没有睁开眼,有的刚刚学会行走,有的还不会觅食,就统统被红兵和红兵给践踏死了,抓住以后二话不说,直接扭断脖子,然后将尸体扔在窝窝旁边。
  先从幼狼开始,一窝一窝的端,一个不留。这些天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野狼惨不入耳的嚎叫声,那声音凄厉婉转动人魂魄。把张大军闷的不行。
  张大军很久没有听到野狼这么凄惨的叫声了。他能从野狼的叫声中判断出磨盘山上的狼想gan 什么。是在觅食,还是遇到了危险。
  这种叫声非常的痛苦,像是鬼在哭,又像是母亲失去儿女那样痛不yu (谷欠)生。
  两个小子顺着鬼愁涧的南坡一直向东,他们攀岩着峭壁,上到了鬼愁涧的半山坡。
  红旗说:“红兵,我几天前就看到这里有个山洞,里面有一窝狼崽子,可惜太高够不到。咱俩一起把它端了吧。”
  红兵说:“好,我今天特意带了绳子,咱们把它端了,为死去的三个工友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