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小母狼红霞一下窜了过来,将狼王挡在了身后,拦住了阿黄的进攻。
  红霞浑身抽搐了一下,两腿一弯,竟然给阿黄跪了下去。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哀鸣声。这是在乞求丈夫放了她的父亲。
  阿黄后退一步,真的为难了。它扭头看了看张大军,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阿黄不敢擅自归队。
  小母狼红霞所做的一切,让张大军看了心酸。
  这是一段凄美的狼狗恋,阿黄也被夹在主人跟恋人的夹缝中难做人。
  一头是自己的主人,一头是自己的恋人,它感到难以取舍。
  不能赶尽杀绝啊,人跟狼一样,都有生存的权力,张大军没有权力剥夺上天赐给大地的任何一条生命。
  大军叹了口气,喝叫一声:“阿黄,放了它,回来!”
  阿黄感激地看了主人一眼,獒头一摇,回到了张大军的身边,闪开了一条血路。
  阿黄闪开了一条血路,所有的狼都开始逃遁了,一匹匹狼从张大军跟阿黄的身边闪过,落荒而逃。眨眼的时间逃了个gan gan 净净。
  张大军背过脸,当做没看见,任凭它们逃进了大山。
  最后一个起来的是灰毛狼王,狼王前腿被阿黄咬断了一条,脖子上的皮毛被也阿黄撕裂了一大块,要不是刚才阿黄手下留情,一定会咬断它的大动脉血管。
  但是它仍然不服气,嚎叫一声爬了起来,十分愤怒地瞪了阿黄一眼。然后颠着腿慢慢地走了。
  张大军知道,狼王的腿被阿黄咬断,它将失去狼王的宝座,因为其它的狼在争夺狼王的时候不会留情,那条断腿势必会影响狼王的速度和灵敏。
  它没有回击,知道回击也是枉然,根本不是阿黄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