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槐花,大军还有大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个人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同时羞得红了脸。
  一狗一狼竟然在办事儿,槐花把头低了下去,羞得不敢看,尴尬极了。
  张大军气的**发抖,大骂一声:“死色狗!MD!早晚把你送给朱二刀,阉了你个狗日的,有辱门风,不知道羞耻。”
  天亮以后张大军放掉了小母狼红霞,他没有伤害它,是看在阿黄的面子上。
  红霞的身体溜出街门,消失在黎明薄薄的晨雾里。
  阿黄跟着红霞的身影跑出去老远老远,一狗一狼在晨雾里追逐嬉闹,迎着初升的朝阳奔跑。
  用狼的审美标准来衡量,红霞是很美的,像个高贵的公主。
  它奔跑起来身体划过一条流行的弧线,跟朝霞融合在一起。
  阿黄一直把红霞送进了磨盘山,直到消失不见才悻悻返回来。
  经过四次大灾难的洗礼,磨盘村再次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这是一场惨不忍睹的搏杀,几乎是两败俱伤,幸好阿黄早有警觉,提前预知了狼群的来袭。
  它一声嚎叫,不但磨盘村的所有家狗加入了战斗,四周四个村子里的狗也全部相聚赶来。
  三百多条狗跟一百多条狼进行了一场血腥的生死搏杀,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直到黎明时分才解决战斗。
  狼群退了回去,村民们开始收拾断壁残垣。
  大小20多条狼死在了家狗的牙齿下,也死在了村民们的棍棒下,受伤的狗也不少,大街上狗毛和狼毛凌空乱飞,分不清那一撮是狗毛,那一撮是狼毛。
  村里的鸡鸭鹅,和圈里的猪也被狼群拖走了几十只,有的鸡被狼牙咬掉了半个,有的鸭子被咬没了脑袋,圈里的猪肚子被狼牙咬破,心肝脾胃全都掏了出来,肠子被呼呼啦啦拖出去老远,一直绵延到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