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孙寡妇怕事情闹大,把街坊邻居吵出来她跟秀林的***就败露了。于是拉住闺女把香菱生生拖回了家。
  趁这个机会,李秀林赶jin 逃之夭夭。
  孙寡妇拉着香菱进门以后,一下把闺女按在了炕头上,没好气地说:“嚷嚷,你再嚷嚷,还怕邻居们不知道?那么大个姑娘,也不知道害臊?”
  香菱说:“知道就知道,害臊的是他,谁让他偷咱们家的鸡,活该让他丢人。”
  孙寡妇没法跟闺女解释,只好说:“你秀林哥不是偷鸡,是找我商量事。”
  “找你商量事?”
  “嗯。”
  “啥事?”
  “大人的事儿,你个小孩子别打听。”
  “那他为啥半夜来。不白天来?”
  “有的事白天怕人看到,只好半夜来了。”
  “那他为啥不走门,偏偏爬咱家墙头?还爬你的窗户?把咱家的鸡窝都踩塌了。”
  “这个……”
  闺女的话生生把孙寡妇*到了死角,她语塞了,脸颊变得通红。
  再说下去就是不打自招了,有些话根本不能跟闺女明说,香菱毕竟年纪小。
  孙寡妇气急败坏,只好叉着腰蛮不讲理,摆出一副母亲的高贵姿态,说:“要你管!!我愿意!”
  今天张大军起来的比较早,因为他要拉着大壮再次进山勘探了。
  上次他们转了三天,已经把大路的距离位置看得**不离十,这次转门勘探的是鬼愁涧。
  鬼愁涧是这段路最险要的地方,也最难爆破,必须要上到山顶上,用绳子顺着山崖把人吊下去,工匠荡在半空中才能眼。
  清晨的东方闪出一抹淡淡的曙光,张大军下了炕,洗了脸,穿戴整齐以后玉环还没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