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玉环感觉到大事不妙,不知道大军跟谁在志气,但是他知道张大军的脾气,一般不生气,生气就会出人命。
  她着急忙活地跑进了堂屋,去呼唤公公救命。
  张太辉已经吃过了晚饭,正在陪着老婆张何氏聊天,玉环风风火火闯了进来,上去拉住了公公的胳膊:“爹,不好了,大军,大军出事了!”
  “啊?出事了?出啥事了?”张太辉同样大吃一惊。
  玉环气喘吁吁说:“大军浑身是血,抓起猎*冲出了家门,好像要找人拼命,你去看看吧,小心他杀人。”
  张太辉不敢怠慢,立刻把烟锅子在脚底下磕了磕,迅速卷起来别在腰里,跟着玉环的身影冲出了家门。
  他们追着张大军的身影来到了李大虎家。
  张大军一脚踢开了李大虎的家门,举着猎*冲进了槐花的屋子。
  槐花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李秀林把槐花的衣服剥了个精光,女人的pi *gu *被打得稀巴烂,并且用老虎钳将女人**的yin毛一根根拔了个gan 净,那个地方血肉模糊。肿起来老高……
  李秀林的裤腰带刚刚拉了一半,看样子想强bao槐花,张大军怒不可解,举*就对准了李秀林的脑门子:“别动,动一动我就蹦了你!!!”
  李秀林吓得浑身机灵灵打了个冷战,一下就被震住了,僵在了那里。
  张大军说用*崩了他,就一定会用*崩了他。这些年张大军杀死野狼无数,打死兔子无数,棕熊和土豹子也捕获过好几只,就是没有杀过人。
  如果李秀林敢挑逗他的极限,张大军立刻就会毫不犹豫叩响扳机。大不了以死抵命,坚决不能让他伤害槐花。
  “大军,哥啊,别……咱们是邻居啊,还是好哥们,无冤无仇的,gan 嘛动*啊?”李秀林开始胆怯了,觉得一股热流顺着裤管急冲而下,两条裤腿子立刻湿透,差点大小便失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