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邢先生没有停留,直接跨步走出了李大虎的家门。
  李大虎和庆林娘同时嚎叫一声,老两口在屋里抱头痛哭。直哭的撕心裂肺,肝胆俱裂。
  就在庆林死去两个月以后,他的二di 李高林也死了,同样是舒服死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精尽人亡。
  三天以后,李高林的尸体也埋掉了,跟他的哥哥李庆林埋在了一起。
  接连两个儿子死去,让大白梨和李大虎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中。
  大白梨一病就是三个月,三个月没下炕,开始的几天水米不进。
  李大虎跟剩下的两个儿子玉林和秀林,也整天没精打采的,就像秋后霜打的茄子,蔫不拉几抬不起头来。
  三个月以后,小麦被收割回家,秋庄稼播进地里,庆林娘才下了土炕。
  她的身体瘦了很多,眼窝陷下去老深,唉声叹气,头上也出现了斑驳的白发。
  李大虎搀着老婆下了土炕,叼着烟锅子问:“高林也死了,那玉环咋办?”
  庆林娘手扶着门框,咬咬牙说:“不能这么便宜了她,想办法把她叫回来,跟三儿玉林圆房!”
  庆林娘下床的第四天,跟李大虎一起走进了玉环家。
  其实这段时间玉环一直住在娘家,婆家是不能住了,大白梨和李大虎这么折磨她,简直是在糟蹋人。
  玉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两口子会这么做,竟然把小叔子拉进了她的被窝,伤天害理糟蹋人啊。
  活该死两个儿子,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这是老天有眼,在惩罚李家。
  庆林和高林的死,没有让玉环产生过分的悲痛,反而让她的心头压上了极大的恐惧。
  她在想,为什么跟自己在一起的男人都会死?这是咋了?是不是自己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