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大军娘好言好语劝走了玉环娘,转身进了屋。
  她进门就把儿子从饭桌上拉了起来,劈头就问:“你咋回事?过七都不会?太笨了你,俺看你脑子里没有脑浆,一半是水一般是面,一晃悠就是糨子。这种事还要人来教?”
  大军气呼呼的说:“我没有跟女人gan 过那事,你说咋办?”
  大军娘说:“你个榆木疙瘩脑袋,你那两只手被驴给踢了?除了吃饭你还会gan 啥?连个女人也制服不了,你还有脸活着?上去把她的衣服剥了,亲她的嘴,*她的奶,就像你小时候亲娘的嘴,*娘的奶一样,懂吗?”
  大军点点头说:“懂了。”
  母子俩谈的好投机。
  大军娘说:“只要生米做成了熟饭,她就只有认命了。女人嘛,就是这个样子,第一次都会害羞的,时间长了你不找她,她也会像条树藤一样来缠你。”
  张大军*着脑袋喔了一声,进屋睡了。
  过七的第三天,张大军来到了玉环家,进门以后他看见玉环没有起,蒙着被子躺在炕上。
  张大军听到玉环的呼吸极不均匀,甚至有些气短。
  女人**的身子在被子下起伏不定。张大军的心里像装着一面出征的战鼓咚咚敲个不停。
  澎湃的血液挤压着心脏,好像要突破xiong 膛狂跳出来。他极力压抑着心头的莫明亢奋,转身坐在炕头上有点不知所措。
  冷风吹着窗户纸,扑扑啦啦的响,像一颗慌乱不定的心。
  这时,从被窝里却传来一阵嘤嘤的哭声,大红的被子不住轻轻抖动。
  张大军一下揭开被窝,露出了玉环那张沾满泪痕的俏脸。
  张大军问:“你哭啥?”
  玉环问:“你身体是不是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