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翠花嫂脸一红:“你才不要脸呢!不就是大军给我送纸嘛,我们俩好,你管得着么?”
  三喜说:“大军,下回她再让你拿纸,gan 脆连pi *gu *也帮她一块擦了,让她痛快到底。”
  张大军笑笑,根本没在乎。
  其实张大军跟翠花嫂很熟,即是邻居还是嫂子。
  农村的娘们就这样,说话口无遮拦。翠花经常跟张大军开些不伦不类的玩笑。像什么咱俩好啊,一块睡觉吧之类的话,张大军也不在乎,嫂子跟小叔子打情骂俏,最平常不过了。
  三喜这人不错,是张大军在磨盘村唯一合得来的人。
  知道三喜哥不能下炕,没事的时候张大军经常来看他,有时候上山打猎,打到兔子山鸡什么的,也让三喜打打牙祭。
  三喜爱下棋,张大军也是个臭棋篓子,两个人总是在床头的方桌上摆开战场,有时候杀到天明。
  两个人比亲兄di 还亲,所以翠花嫂待张大军很好。
  张大军问:“嫂子,俺娘说你找我有事,啥事?”
  张大军这么一问,翠花嫂脸就红了,三喜的脸也红了。
  翠花有点害羞:“俺婶子让你我教你……怎么过七啊。”
  张大军一愣;“过七有什么好教的?”
  翠花显得很扭捏,说:“你不知道啊,你还是个童子鸡,女人那里面的事啊,奥妙无穷。”
  张大军没听懂,在他的心里过七就是那回事,一男一女钻屋子里,房门一关,聊聊天就完了,根本没什么奥妙可言。
  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三喜很不自然,说:“你嫂子找你有事,你们就里屋谈,别看我,我睡觉。”
  三喜拉过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觉,翠花嫂拉住了大军的衣襟,把他拽进了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