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翠花嫂那个乐呀,心说,我说今天回家的时候看到大军一个人在玉米地里逗牛子玩。原来是要帮人过七了。
  看来这小子确实是成人了。
  哎,多好的童子鸡啊,可惜自己是嫁过的人,要不然就凭大军那俊俏的模样,还有他们家那万贯的家财,老娘绝对不会放过他。
  翠花嫂只恨爹妈把自己多生了好几年,嫁给了三喜这个废物,白白错过了张大军这样的白面书生。
  真是太可惜了。
  三喜的媳妇翠花,十八岁的那年嫁给了村东头的李三喜。
  那时候三喜还没有被石头砸中腰,身体还非常的健壮。
  新婚的初夜,当男人的东西进入翠花嫂身体的时候,她发出一声要命的惨嚎。
  疼的她用力掐住了三喜哥的脖子,差点没把男人给掐死。
  那惨嚎声在磨盘村的上空彻夜回荡,惊天动地,气壮山河,狂风怒吼,飞沙走石。
  院子里的猪吓得四处乱窜,差点找不到猪圈的门。村子里的狗也跟着一起乱吠,此起彼伏。架子上的鸡也吓得直扑棱,落了一地的鸡毛。
  全村的人都被惊动了,以为村子里出了贼,很多男人丢下老婆孩子,拖着棍子冲出了家门。
  出门以后大家看看天,又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终于明白是三喜的媳妇在叫,还以为是杀猪呢。
  最后大家相视一笑,摇摇头各回各家睡觉去啦。
  自从翠花嫂嫁给三喜以后,他们家半年没见过老鼠。
  每天晚上,翠花嫂的嚎吼叫声足以让那些鼠辈们吓得四散奔逃抱头鼠窜,猫都省得喂了。
  自从三喜出事以后,翠花嫂脸上的笑容就很少看到了。
  得不到男人雨露滋润的女人,就像一个抽gan 了水分的苹果,变得gan 瘪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