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女人香

作者:断欲

  大军一听,立刻吓得打了个冷战,慌忙把自己那个见不得光的东西放回了鸟巢,系上了裤腰带,一边系一边往身后看。
  说话的是个女人,大军认识,是三喜的媳妇张翠花。
  张翠花从前可是村子里的村花,长得很俊,小脸蛋十分的水灵,冲着大军一笑,露出了满口洁白的玉米牙。
  张大军的脸红了,撒尿的时候被人偷窥,那多不好意思啊?
  “翠花嫂,你这是去gan 啥?”
  翠花嫂瞅了瞅张大军因为慌张而只是系了半截的裤腰带,说:“我刚下晌,这不琢磨着给你三喜哥掰几个包谷回家煮着吃。”
  大军红着脸说:“那成,你先忙,我要回家了。”说着拉住自己的那条狗就要走。
  张翠花一句喝住了他:“别走大军,你刚才在gan 啥?”
  翠花嫂的眼神里透过一丝调笑,他以为大军已经长大了,是不是一个人在那儿逗牛子?
  这小子,该到娶媳妇的年龄了,也不说跟小花圆房,要是出事了该咋办?
  张大军赶jin 说:“没gan 啥,我就是撒泡尿,犯法啊?”
  翠花嫂瞅了瞅地上的那泡水,恍然大悟,这才知道是误会了大军。赶jin 笑了笑:“不犯法,管天管地,谁还管你拉尿放屁?我就是问问。”
  看着翠花嫂潮红的面容,张大军心里有点害怕。
  这张翠花可不是什么善类。
  要说这翠花嫂啊,人是不错,做人开朗,爱说爱笑,非常的善良,可就一样,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
  全村的人都知道她偷汉子的风闻趣事,一划拉一箩筐。不单单在磨盘村人人知道,十里八乡的人都传遍了。
  其实也怪不得翠花嫂偷汉子,主要是三喜的那个地方不行了,三年前三喜上煤窑打工,偏赶上山洞塌方,一块石头落下来砸中了后腰,人已经瘫痪,早就不能gan 那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