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作者:云飞居士

  第183节第一百八十二章误入不归路之十一
  李绍峰走后,张晓红的生活一下就变空虚寂寞起来,唯一快乐的是吸毒能够让她得到一种无比的满足,那种飘飘yu (谷欠)仙的感觉真的让她能够暂时忘记一切人生的烦恼。
  但没几天张晓红就把李绍峰留给她的一克白粉吸了个精光,其实这一克白粉她节约一点可以维持半个月的,但她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因为吸了后的那种飘飘yu (谷欠)仙的快乐总是让她回味无穷心驰神往,从来就没有因为毒瘾上来才被动地去吸,而是想吸就吸只图一时痛快。
  正因为张晓红的随性而为,终于让她第一次尝到了毒瘾发作而又得不到满足的那种万蚁噬骨难受无比的苦头。
  幸好那天毒瘾发作的时候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婆婆赶场去了,小宝宝在幼儿园上学,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一克白粉吸完了之后,她一直倒是没觉得有啥子不适,只是老是想着如果还能够吸上几口该有多么爽歪歪哦,可是除了空想之外她却感到无可奈何,然而不知道过了好几天,就在那天上午她正在坐在自己家堂屋里看电视,突然感到一种来自身体深处的些许,但很快这种愈来愈明显愈来愈强烈了,到后来她感到自己的骨髓里仿佛有什么细小的虫子一类的东西在疯狂地撕咬,那种难奈的奇痒让人无比抓狂。终于她挣扎着跑进客厅中左边的客房躺在了床铺上,她以为躺在**就会好受一点,没想到那种难受的zi wei 反而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于是她不停在翻滚着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后来竟然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了一小束也没有解除她痛苦。laīshushu.她就这样捶打着抓扯着翻滚着,从床铺上到床铺***又从床***到床铺上面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折腾着自己,就这样不晓得过了几个小时她才终于熬过来了。熬过来之后的她简直简直像死过一次似的无比憔悴,那一副蓬头垢面的惨相幸好没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