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作者:云飞居士

  第98节第九十八章她来串串门
  农忙开始了,田里的油菜籽都打完了,家家户户就开始放水打田准备栽秧子了。{}
  陈建军和父亲就忙活起来,因为他们家里有打田的机器。这种打田的机器是国家农机局专门制造出来为农村农忙时服务的,但必须和拖拉机的机头配合使用。这种机器有一对和现在的大货车的轮胎差不多一样大小的铁滚子,铁滚子有不少齿轮,要先把拖拉机车头上的一对轮胎取下来,然后再把这种带齿轮的铁滚子上在上面,而后面再装一个和儿童自行车一样小的小铁滚子以及一个铁坐凳,这样就是三个铁滚子支撑着拖拉机的车头。于是这样的机器开到田里不停地来来回回的跑才能够把泥土打乱打柔好方便栽秧子。
  陈建军和父亲两人当然是雄心勃勃的了,因为这个时期正是他们找钱的好机会。以前都是父亲一个人帮人家打田当然十分累人了,现在是父子两人轮流打,这样就可以多打几个小时。一挑田十五块钱,一亩田是四挑就是六十块钱呢。父子两人轮流在田里打一天能够打十几亩田呢,有七八百块钱呢!
  以前陈建军的父亲一个人打田只能找个四五千块钱,现在是父子两人轮流打,当然打的田就多了不少,估计农忙过后可以找个七八千块钱呢!
  每天清晨天刚刚亮,陈建军就先开着打田的机器下田坝了。{}开展着这种机器跑得比人走路还慢一些呢,毕竟这种带齿轮的大铁滚子受到坚硬路面的的阻力太大了,而且发出突突突的轰鸣声,打老远就能够听到。
  一家一户的挨着打下去,每天都要gan 到八点钟才回来。虽然十分辛苦,但找的钱不少,一家人心里当然是十分高兴的。
  在打邹丽琼家的田时,邹丽琼就抱着娃儿站在田坎边上望着陈建军。只见陈建军轻车熟路地开着机器在田里面来来回回地跑,他的脸上和衣服上都粘了不少湿湿的泥巴点点,当然脸上的少衣服上的多,特别是裤子上最多。她觉得他的这种邋里邋遢的样子别有一种帅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