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作者:云飞居士

  陈建军和杨翠萍结束了电话之后,等自己的小宝贝软了下去才出来对母亲说:“妈,我不出去跑车了,连续跑了几天晚上跑够了,想休息一下,我出去看人家打牌了。”
  母亲:“不出去就算了,你去打牌别打大了,你又没得好多钱,跟人家比不得。”
  陈建军一边说一边去推车进屋:“我去不一定打。”
  父母就没再过问儿子了。
  陈建军立刻家里来到大路上,看看前后左右没人,就径直向田坝走去。
  此时天还没有黑尽,陈建军走到了自己家的秧脚田旁边看着里面的水,拿出电话给杨翠萍打:“二嫂呢,我来了,就在我们家的秧脚田这儿。”
  杨翠萍:“哦,军娃,你来了啊,我马上过来。”
  一会儿,只杨翠萍提着一个塑料袋从油菜花间钻了出来。她走到陈建军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就往花间的田坎上走。到了花间的尽头却是一片小树林,这片小树林是另一家人特别种来卖的树苗,因为是树林,所以空隙就比较大。两人像做贼望着附近,没看见一个人,天色还有一些微亮,两人就说起话来。
  杨翠萍:“等天黑尽了看不见了我们就过去。”
  陈建军:“好,还是稳当一些好。”
  杨翠萍:“秧子已经生起来了,我来看看秧脚田的水gan 没有?要是gan 了就放点水。我看你家的田水还多呢,可以不放了。”
  陈建军:“这黑灯瞎火的,你咋想到把我叫来gan 呢?”
  杨翠萍:“我一来这里就会想起我们在这里gan 的事情,我身上就痒痒的了,两天都没gan 了,未必你不想gan ?”
  陈建军:“我本来没想这事,可听你一说,我就忍不住了。”
  杨翠萍:“军娃,你今天赢了我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