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作者:云飞居士

  张晓红一边急急地走一边想起刚才李绍峰自己的那种叫人脸红心跳的言语,莫名其妙地感到身上燥热难挡,虽然李绍峰说得很下流,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居然一点都不反感。只是她不好意思再面对他了,所以只好借口家里有事逃跑了。
  走过一片片葫豆田,再穿过油菜花之间那条长长的小路,终于就要到大路上了,可是张晓红没想到自己刚刚出来一倒拐卖,竟一下撞在一个大步流星而来的小伙子的手臂上。
  小伙子骤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身子摇晃了一下,方才站稳,转脸愣愣地望着张晓红。
  张晓红也愣愣地望着小伙子,立刻认出他就是刚刚当兵复员回来的年轻小伙子陈建军。于是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哦,是军娃呀,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复员军人陈建军居然羞红了脸,为什么脸红呢,因为他已经明白是她的那两座山峰撞着自己了,而那种挤压和摩擦的一瞬间所产生的很舒服的感觉却是他出来没体验过的,于是他不禁难为情地笑了笑:“哦,是红红嫂,你,你刚才咋走得这样快,突然冲出来吓了我一大跳,差点把我撞倒了。”
  张晓红:“对不起哈,刚才我忙着回去,走得急了点,撞了你,不过你刚才走得太快了,我来不及让你了。”
  陈建军问:“红红嫂刚才去gan 啥子了呢?”
  张晓红:“刚才去给秧脚田放水,军娃你呢?”
  陈建军:“我也要去秧脚田扯菜,还有几窝青菜没扯,我扯了菜也要放水。”
  张晓红:“哎,我说军娃,我看你现在好像没出去啊,你不去城里打工了?”
  陈建军笑了笑:“没意思,我去只有当保安,拿千把块钱一个月,除了开销只剩余几百块钱了,过年前回来就去城里的世纪酒店当了一个多月的保安,一点意思都没有,整天不是站在门口就是到广场上走来走去叫人家怎么停车。想想都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