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金黄金黄的麦穗和油菜成了农村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用那画家的手笔和眼睛给这熟透的季节真实的描绘出一幅丰收的图案,蕴育着旺盛的生机和喜悦。在这个又要收割油菜麦子又要插秧的季节,到处都呈现了一派繁忙的景象。
  清晨的露水打湿着人们的鞋袜和衣襟,他们天蒙蒙亮就挥洒在了田间地头,忽然东那头和西那头响起了一声声的叫骂,打破了整个宁静的山村。所有gan 活的人们扯着好奇的笑脸向那边望去。哦,是张袅在东头自家的田里割麦子和西头地里割油菜的婆婆公公在对阵叫骂:
  你个sao (马蚤)婆娘,你给我儿子戴绿帽子,不要脸的东西,这里的小媳妇哪里像你那样伤风败俗的,你人个个儿不多大,瞎搞乱来还有一套。这是张袅的婆婆在西边一边割着油菜一边还凶狠的叫骂着她。公公何杉却蹲在地边,样子有些痛苦,用手还不时的按摩着肚皮,嘴上还帮老伴助威说:你骂得好,那个又偷人又不孝的东西,Ta Ma杂皮的怎么养了那样的货跑到我家来了,这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孽啊。
  你两个老东西,你们血口pen( 口贲)人,哪家的大人是这样骂后人的,你两个老不死的,你们还有脸骂,去羞死吧,去淹死吧,泡在盐缸里咸死吧。张袅被婆婆的疯狂的侮辱谩骂所气急败坏,因此不停的咒骂着婆婆公公去死。
  你个臭婆娘你死了我们都不会死,你个不孝之子,要挨五雷轰顶,我儿子给你寄那么多的钱回来,给我拿一分钱去看病你都捏得死死的,不肯给我,我生的儿子挣钱来养活你,老(* jia * huo *)就靠边站了,天天煮好吃的供养野男人吃啊喝啊!连自己的老人公婆都吃不到一嘴的(* jia * huo *),你个狠毒的婆娘,、、、、、。婆婆边骂边数落着媳妇。
  这话也惹得张袅一浪高过一浪的骂开了:
  你两个老东西,怎么不去死啊!你儿子挣的钱在哪?我什么时候看见你儿子给我寄过钱了,你以为你生的儿子有李秀才家四个儿子那么成才呀!挣一份钱就往家里寄呀,你两个老东西能有李秀才那么能gan 养出好儿子来吗?你不成气的儿子不在家,你两个老东西又不帮我gan 一下活,有空都去打麻将了,见不得有男人来帮我gan 活你就诽谤我,诬陷我,还想在我这拿钱去卖命,你们去死吧,早死我早翻身,、、、、、、。
  这话实在骂得过火,气得公公站起来也骂,婆婆放下活路站在高处去弯腰作揖的不停的咒骂着,整个村庄都被这高亢激奋的叫骂声淹没着。
  李秀才夫妇在家做饭也听到了这叫骂声,摇头叹息老子不是老子了,媳妇不是媳妇了,像什么,是什么,什么都像又什么都不是了。‘都差教育啊!李秀才感叹道。
  何满觉得好奇,便想看个热闹,顺便到小店去卖盐,盐没卖,却站在徐然的店旁向着吵架的地方看稀奇。
  好看吗?是不是在学经念哦。
  何满听到这声音,感觉一股男人的气息向他袭来,她回头一看,站在身后的是一张白皙棱角分明的笑脸在看着自己,她心悸动了一下,又欣喜的说:是哦,难道你一个男同志也要学经念吗?
  我是替老婆看店,她去娘家帮她妈割麦子去了,反正我街上的工程我把他们放了几天假,回乡下支农了。你呢?农活搞得怎么样?徐然的内心不知为啥要这样对何满说。
  何满温柔细语的说:我带孩子gan 不了多少活,过几天我娘家的爸妈要来给我gan ,孩子在睡觉还没醒,我顺便看看张袅跟她婆婆吵架那怎么吵出口的,在卖点盐和孩子吃的东西回去。
  走吧,卖东西去,我给你拿,你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看他们没意思。徐然边往店里走边跟走在他身旁的何满说。
  徐然跨进店里,拿盐和一些调料,还有娃娃爱吃的食物和奶粉装了一大袋。何满不解奇怪的看着他说:我不买那么多东西啊?徐然坦然的一脸笑,脉脉的看着何满说:拿着,我给孩子的一点心意,不要钱。
  何满忙摇着头说:不,不要,我还是给你拿钱。
  徐然逮住了何满掏钱的手,热呼呼有力的手顿时使何满孤寂的心潮湿起来,胖呼呼的脸羞涩的泛着红光,非常的动人,弯月亮似的眼睛低下了睫毛。徐然情不自禁的一把她揽进怀里,焦渴的**正要覆盖过去时,何满猛的推开了她,跑到门前,却停了下来,还哈着一丝柔兰。徐然情深落寞的走过去,把东西递给何满。何满接了,低着眉头幽幽的丢下一句:晚上吧!白天人多。
  张袅还在跟婆婆激烈的对阵叫骂,双方都有不可罢休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