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黄莲没想到马煌这么下流,以前她男人在家时,马煌看她的样给她说话的样都是一本正经,没想到她男人不在家时,他也想着老牛吃嫩草,这个上门男人平时还没看出他的底质来,只知道他是软骨头,林美说什么他都惟命是从,谁知他还狗胆包天,竟背着林美也做偷腥事,黄莲慌乱的回到屋里,儿子没看出什么端倪来,停下做作业的手两眼望着洗着脸的黄莲说:“妈妈,姥爷刚才还找你呢?”
  “找我做啥子?”
  “不知道?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这时玲珑抱着宝宝过来了,微笑着说:“二嫂,你刚才去哪了?”
  “去苏白哪里买酱油了。怎么呢?什么事。”黄莲洗好了脸说。花花看见宝宝,也喊“:***,过来耍,我给你看我画的大老鼠吃懒猫猫。”宝宝禁不住诱huò,从玲珑的怀里挣脱下来要去跟花花玩。玲珑放下孩子笑着说:“二嫂,爸爸说我们的田找不到人耕,就要拿钱请人耕了,没办法,我也只好拿钱请人了,在不耕就不行了,水就要gan 了,我请李瘦耕,明早爸爸去给他谈。你呢?”
  黄莲没想到公公他们的想法跟她不谋而和,但想不到的是她亲自去给马煌谈而遭非礼,忽然一个报复的阴谋在黄莲脑海里一闪,她沉思的说:“是啊!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挣钱,谁还白白的给你帮忙,你都知道要挣钱,他们又何尝不想挣钱呢!那没办法,我也只好拿钱请人了,你请了李瘦,我就请马煌吧!等会我去给爸爸说,叫他也去跟马煌谈。”
  老秀才在媳妇们的意愿下今天起了个早床,小径的露水还打湿着老秀才的解放胶鞋,雾霭弥漫着整个山村,朦朦胧胧一片。老秀才走到李瘦的房门前,李瘦的房门jin 闭着,老秀才敲了敲,里面传出了一女人的声音:“谁呀”!
  老秀才呵呵的答到:“是我哟!打扰你们的睡眠了。”
  “呵呵!是老哥呀!这么早啊!来了嚎。”
  庞格推了一下还在穿裤子的李瘦说:“快去开门,你一个男人家的提着裤子去开一下门有啥关系,别让老哥久在外面等。”
  李瘦慌忙的拖着鞋,边走边扣裤子的去开了门,老秀才不好意思的说:“这么早就吵醒了你们真不好意思。”
  李瘦忙请老秀才进屋里坐也不好意思说:“我们俩年龄大了,也懒得开早门了,每天早晨都晚起了。人啊!想跟那几年比就比不了乐,那几年半夜三更就起了床,挖呀挑呀整呀!可还是没吃没穿的,大细娃娃都挨冻挨饿。现在呢?懒懒的做一季庄稼,还吃不完还要卖多少、、、、、。”
  老秀才说:“是呀!跟那几年比确实没法比,那几年人口多,一家分出好多家,一家又要分好多家,人多人长的,但土地还是那么多没变,加之种庄稼没多少化肥,全凭农村的无机肥怎么行,出什么庄稼,就是风调雨顺做得累死人也难有好收成。”
  李瘦接着说:“是啊!现在收成年年好,可吃多饭的人少了,都出门自己找生活去了,留下了老人小孩妇女,他们吃得了多少、、、、、、。”
  李瘦还在感慨着生活的变化,这时,庞格穿好衣服不好意思的rou着眼睛走了出来,她怪噌道:“李瘦,你吹什么呀吹,你给老哥整烟没有?”
  李瘦一听庞格的话才想起了说:“哦,忘了,对不起,我这就去给老哥拿烟,好抽的叶子烟。”
  老秀才忙拦住李李瘦说:“不用了,在好抽我都抽不了乐,我现在是有高血压还有肚子疼的病不能抽了戒了有段时间了,要是以前,你不给我还要着抽了。你坐下,我有话说。”
  李瘦不解的看了看老秀才坐下了,庞格也好奇的问:“你这么早就来敲门,有什么喜事呢?”
  老秀才说:“喜事说不上,但也不是坏事。我家四媳妇玲珑请你给他耕田。”
  李瘦夫妇一听,心里冰凉了一下,妨于情面,李瘦说:“这、、、这、、、、行。”
  庞格一听李瘦半天吐出了这一句话忙狠瞪了一眼李瘦,又转过来带着皮笑肉不笑的说:“老哥,你儿子反正都在外面挣钱,听他们那里回来的人说,他们在那里挣了不少,反正都挣了那么多钱,媳妇在家做不了庄稼就算了,拿钱买来吃一样的,耕不耕田,种不种有什么了不起,一样的过日子,说不定还比收好庄稼人的日子过得舒服。”
  老秀才一听庞格的话心里就有几分的不舒服,但还是微笑着说:“对,你说的也没错,但他们也毕竟是叫打工在老板那里讨生活的人,又能挣得了多少?老板的钱没那么好挣的,一挣就叫你挣个大老板,他们能安心吗?在说,儿子们挣了钱也有钱的安排了,他们在外面挣,媳妇们在家里不动坐着吃,那儿子们挣着金山回来也许还被家里的人吃空呀!所以,还是要种庄稼的,寸口吃断江山,种上了庄稼,不拿钱买着吃,就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田还是要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