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炽热的阳光就这样***luo 的照耀着大地,蒸发着地气,黄莲戴着草帽,在自己的田埂上走来走去,看着太阳光照she 了几天的田水已经少了一大半,心里那个急就别说有多难受了,看着柳花喻凤她们都耕得差不多的田了,心里就梗塞得更jin 。如果在不耕,在晒几天,田就gan 涸了,哪有怎么办呀!
  “黄莲,黄莲,你在看什么呀!那么出神。”
  黄莲抬起头来,见张袅朝自己走了过来,黄莲尖着嗓子说:“张袅,不得了,怎么办,我田里的水快晒gan 了,怎么办?找不到人耕田,你的耕了吗?”
  张袅一脸轻快的微笑说:“快了,我还有几分了,黄莲,你不找人耕,自己又耕不了,水gan 了怎么办。”
  “哎呀,怎么办,老天要饿死我们了”。黄莲仰望了一下晴朗的天空长吁道。
  张袅看黄莲的这样子,感觉上很好笑,嘿嘿的说:“黄莲,你个笨婆娘,现在这个社会谁给谁白gan 呐,你看啊!我的田都是给吴宝耕的,照一亩五十元钱给他算的,不然,他会白给你耕那?除非你黄莲长得漂亮他给你耕了不要钱还差不多。”
  黄莲很惊奇的看着张袅:“你给吴宝还拿了耕田费?”
  张袅的脸敕了一下,忽又装正经的说:“黄莲,你以为我真是我家那老东西说的有那么坏,其实表面张扬的人看上去坏,时至内在不坏。我张袅不占人家便宜,给我耕了田,该多少钱我理直气壮的是一分不少的要给的,我走了,我那边还有一地洋芋地没挖完,得赶快挖完好准备插秧了。”
  黄莲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张袅从她身边走过去的背影,感觉上好像第一次听张袅标榜自己有多么神圣,怕只有鬼才知道她的秘密了。
  不过黄莲也感觉到张袅说得对,这个社会怕真没人白白给你gan 活的人了,除非最亲的人或知己或朋友。诚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说不定李瘦就是想着钱才没有给我白白的耕田,对,拿钱,像张袅说的那样,一亩五十元,看谁不上勾。黄莲想,**李瘦想钱,姑奶奶不把钱交给你赚,姑奶奶另请人呢!请谁呢?黄莲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
  淡淡的月色疏筛着树影,有种梦幻迷离的感觉,黄莲安排儿子女儿铺着书本在桌上做作业,说她出去有点事,说很快办完就回来。
  老秀才跟王冬花说:“今天我在坡上转悠了一下午,坡上所有的田都耕了一大半多,还有少半了,就数黄莲、玲珑、何满的还没都一犁,如果太阳继续在照几天,水田也要变gan 田了,我得跟他们想个法,我们就来先例了,还是拿钱请人耕,讲好耕一亩多少钱?”
  王冬花一听这话也十分赞成,有钱能使鬼推磨,她笑着说:“行,只有这办法了,我喊他们来商量商量?”老秀才点了点头。
  “喻凤,黄莲,玲珑,何满,都来这我们给你们说说事情。”王冬花站在自己的台阶上喊。
  “奶奶,我妈刚出去了,没在家。”黄莲的儿子站在门口对奶奶说。
  “她上哪去了?你知道吗?”王冬花问。
  “不知道,她没给我说。”黄连的儿子嘟着嘴说。
  喻凤丢下还在砍猪草的活计来到婆婆的屋里,玲珑、何满也相继的抱着孩子来了。老秀才望望他的媳妇们说:“你们的田没耕,白白请人耕怕很难,gan 脆就拿钱请人耕吧。喻凤,你也不要在耕了,一个妇女家,怎么受得了,剩下的还是拿钱请人耕吧!”
  喻凤以为公公有什么重大的事要说,没想到说这个事,她失望的说:“哦!是说这个事啊!,算了,我都耕得差不多了,在请人耕划不算。我在坚持两天就耕完了,我忙,猪草,夜饭还没做呢!你们说吧!我走了。”
  喻凤话说完就走了。
  何满也说她的田不用请人耕了,明天她娘家爹要来给她耕,说完也抱着孩子走了。
  剩下了玲珑,玲珑心里还是难受。
  老秀才看着有几分瘦小孤独的玲珑,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伶惜,感觉到自己的儿子把她丢在家里真有些残忍。他说:“玲珑,你还是请吴宝,马煌,张光,李瘦、、、、、、他们谁给你耕田好?
  玲珑沉思了一下,吴宝样子wei suo,张光的婆娘话太多,马煌那个**太下流。李瘦很老实,还可靠。玲珑想好了,对公公说:“就请李瘦吧!”
  公公也觉得李瘦耕田老实比较好,说行,明天一早说他在去跟李瘦磋谈价格的事。
  黄莲踩着淡月色铺撒的路面向前走着,忽然前面的一颗杏树下有个东西在晃动,蒙笼的一个黑影,黄莲有些警惕的喊了声:“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