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何杉和老伴在家,也没有出早工的习惯了,何杉把没编完的花篮儿拿到灶屋去编,好给煮饭的老伴说话方便些,何杉说:“MD,昨天柳花的房子倒塌了,可惜呀!张袅还说倒了不可惜,娘西皮的,她懂个什么东西,那还是柳花的祖上辛辛苦苦节节约约建立的家业呢!那还是一碗碗米一分分钱筑起来的,倒了怎么就不可惜就不值钱呢?别说她娘西皮的真叫她打一个狗槽,她现在怕都没有那个能力,还冒泡说不稀罕了。”
  朱英也气恨媳妇,好像她俩对媳妇的态度一直是一人拿盆,一人拿刀,对pen( 口贲)洒的猪血一点都不怜惜,所以在听完何杉的话后也连忙气愤的说:“那婆娘看她昨天那样就是个吃里拔外的(* jia * huo *),柳花跟她亲还是我们跟她亲?她为柳花可以跑断腿,为我们呢?从来就是不闻不问的,我们在生病了,她何时跑过腿给我们喊过医生或拿过药,天下哪有这样的婆娘?”
  何杉叹着气,劝慰着老伴:“别管她娘西皮的,她没有好下场的,我们自己管自己吧!让别人去骂她。”
  老伴不同意何杉的看法说:“不能这样便宜了她,把她撵出去,房子是老子们修的,她都不孝我们了,还给她住什么?”
  “嘿,怎么撵,撵了她你连孙子们都看不到,这不是办法,毕竟她的孩子是我们的孙子。小孙子不说,可那秀秀是我们养到七岁,跟我们睡了七年才给她的,怎么舍得啊!”何杉迷茫的说。
  一说到孙子,朱英就没底气了,他自己就生了三个儿子,没女儿的她,特偏爱大孙女秀秀。
  这时,秀秀端着一碗饭又到老爷家吃来了。何杉一幅笑脸说:“秀儿,乖孙子,吃什么好东西了?”
  “爷爷,我妈又炒了很多肉,我不想吃肉,爷爷,我要吃奶奶炒的洋芋菜。”秀秀嘟着嘴说。
  “好,好。秀儿不吃肉,吃奶奶炒的洋芋片”。何杉呵呵笑着对秀儿说完,又转过来对老伴说:“老婆子,洋芋片炒好没有?我孙女要吃了。”
  朱英笑着说:“还没熟,秀儿,你妈炒的肉,你不吃,我们吃,去挑些在你碗里端过来,你就吃洋芋片。”
  秀秀不高兴了,嘴翘翘的说:“我妈不准我挑菜过来的,妈妈要打我的。你们自己去吃吧!吴宝叔叔也在我们家吃了。”
  何杉夫妇一听秀秀说到吴宝,他两忙站在门口向张袅家望去,张袅的门伴掩着,刚好遮挡了张袅的饭桌。
  他们两夫妻很气愤的小声嘟嘟骂着张袅是个坏婆娘,流氓婆娘,又在喂养野男人了。何杉吩咐着老伴给秀儿整菜吃,他说他要去探探***。顺便试试张袅叫不叫他喝杯酒吃餐肉?
  何杉很直接的去推开了张袅半掩的门,只见吴宝喝着啤酒,和满脸笑意的张袅边吃饭边在谈笑,小孙子只管往嘴里扒饭。何杉嘎的推门进来,使她们都怔了一下,张袅满脸不悦的端着碗进灶房去了,吴宝讪着笑脸说:“老叔,来吃饭吧!我今早在给张袅耕田,我不来吃饭的,是这坏小子非拖着我来的。”吴宝在说完这话时,还爱怜的*了*张袅的小儿子的脑袋。
  何杉眼里盯着桌上:一盘花生米,一盘凉拌腊瘦肉,两盘莴笋炒的肥腊肉片,还有一钵海带炖的猪脚。何杉看着直咽口水,而心不在焉的说:“你跟她耕田吃她的饭是应该的,你吃吧!我家的饭老婆子快煮好了。”说完这话时还瞄了瞄厨房,可是张袅躲在厨房里也不吭个声,只要张袅假心假意的叫他吃,何杉会毫不犹豫的坐上去海吃一餐,没有张袅的允许,何杉也只好没奈何的在凳子上拿了秀秀的书包幽幽的走了。
  何杉走回屋去,添油加醋的给老伴说起张袅给吴宝整的一桌好菜,还说吴宝吃得嘴巴直流油,又把张袅臭婆娘骂了一顿,说公公在没给她耕田,也不能说不叫公公吃餐饭呀!在骂张袅,但每天何杉不管天晴下雨都要亲自送秀秀去上学,只有这一点他从来毫无怨言。
  中午时分,天虽然阴沉着,但还是没下雨,风吹拂着,带沙的路面渐gan 了。李响回来了,看样子非常的神气,头也梳了个油光光的中分了,满面春光,就像汉奸进村的架势,她还没到瑞祥的屋,就吆喝着:“柳花,柳花,瑞祥瑞祥,在不在家。”
  在吃饭中午饭的瑞祥和柳花听到李响高亢的声音,忙端了碗出来不约而同的说:“吃饭额,队长。”
  李响哈笑着说:“你们这样招待我吃饭太简单了吧!还是免了,等会我回去吃,我给柳花说点事,柳花,我把电报给你男人发过去了,如果他要回来,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你就安心等她回来看他怎么给你安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