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花自芳和铁柱在一起,好久才结束,他们继续搂抱在一起。
  花自芳问,铁柱哥,你说,女人为什么离不开男人?
  铁柱说,我们班的严老师说,《圣经》的故事里面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所以,女人就离不开男人。
  女人是男人的肋骨?
  是的,其实,男人也离不开女人。
  就是说,你离不开我?
  如果我离开你,也很难受。
  这就跟木匠做活时的卯榫一样,缺哪一个都不结实,都不能夯实在一起。
  你说,铁柱哥,老天爷造人的时候,为什么要分男女?
  我不知道。
  你是不是累了,起来再吃一个西瓜?
  我刚才吃一个西瓜了,肚子还很饱,就是想撒尿。
  你刚才不是往我的肚子里面撒尿了?
  没有啊,我洒在外面了。如果洒在里面,会有问题,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
  别人告诉我的。
  我的***有些疼,我觉得好像是出血了。
  别害怕,我看看。
  你看看吧。
  别jin 张,这是很正常的,说明你是一个**,这是**血,女人都会有这一次,下次就没有了。
  那血不是例假吗?
  我看好像不是,你带着卫生巾没有?
  没有,我需要回家取。铁柱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女人的卫生巾你也知道?这是学校严老师告诉你的吗?
  不是,我,我是自学,什么书都看,很杂,看杂了,许多杂志都有女性知识的文章,我喜欢看。
  花自芳说,刚才,我们趴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疼,后来,就越来越舒服,不知道是为什么,还不想把你的那个东西拿出来呢。
  你还是回家去休息吧,我给你看瓜。
  我不想离开你,我就是你身上的一个肋骨。
  要不,你去取卫生巾,我在这里等你。
  好吧,我怕时间长漏到外面,鲜红的样子不好看。
  你好看,你很美。
  真的吗?
  真的。
  铁柱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什么意思?
  我说不好,我觉得就是跟我们这个样子。
  那,你将来要娶我吗?
&nnbsp;   我还小,我没有钱,也没有彩礼。
  我不要钱。过去,我听我奶奶说,娃娃亲四五岁就可以订婚。
  你先回家取卫生巾,回来我们再说话。
  好的,你等我。
  铁柱看着花自芳穿好衣服走了。
  他把黑贝叫过来,对黑贝说,你给我看瓜,不要有人偷瓜,我要睡一会儿,好吗?
  黑贝叫几声,大概是说,我知道了,你这个领导就放心睡觉休息吧,这个看瓜的任务我来完成。
  黑贝蹲在瓜棚门口,炯炯有神地看着外面。
  铁柱就躺在瓜棚的简易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朦朦胧胧中,铁柱似睡非睡。
  他听到黑贝叫起来,他懒得起来看是不是有人偷瓜。
  他对黑贝说,你不要叫,过去看看,如果不是熟人,你就把他吓唬走。
  黑贝哼哼几声,还是不冲过去,只是象征性地叫几下,铁柱知道这是有熟人过来,可能是花自芳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黑贝认识来的人,这个人已经来到瓜棚,站在铁柱面前。
  铁柱,你睡着了?
  铁柱哼一声,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这人不是花自芳,这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