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屏住呼吸,一只手举着草,一只手抓着墙上的石头,防止自己突然掉下去。
  忽然,奶奶从厕所里站起来,不是立即穿上裤子走人,而是站起来,把上衣往上撩得更高,还是用一只手rou***部,另一只手给撒尿的部位按摩,奶奶很舒服的样子,闭着眼睛,**起来。
  铁柱在墙上条件反she ,自己虽然刚跟刘寡妇做完大事,可是,面对自己的奶奶,他还是忍不住***直立起来。
  这个时候怎么办?
  铁柱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自己的奶奶也是女人,也有这方面的需要,可是,奶奶从来不说。她如果实在想爷爷,想男人,也可以出去找一个男人啊,但是,去哪里找?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村子里没有跟她年纪相仿的男人。
  不知道奶奶是否知道黑贝可以做男人的事?
  铁柱在想,是不是应该告诉奶奶,如果她实在想男人,自己不能gan ,可以让黑贝代替?
  此时,铁柱侧面看着奶奶的身体,奶奶身体歪斜过来,闭着眼睛,露着xiong 部,远看成岭侧成峰,***也看得清清楚楚,她双手不停地运动,十分陶醉、十分舒服的样子。
  奶奶的身体也很白皙,xiong 部好大啊,***也是茅草丛生,奶奶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
  铁柱在墙头上举着草丛,遮挡自己的脸,还是有些jin 张,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贝也跑出来,站在墙头***,对铁柱摇尾巴。
  铁柱示意黑贝走开,黑贝这次不听话,就是不动。
  铁柱给他几次示意,意思是叫黑贝去厕所帮助奶奶,看看奶奶是否需要帮助,黑贝就是不听话。
  铁柱可能是jin 张,挥手要打狗,却忘记自己是在墙头上,他身体失去平衡,歪歪斜斜,控制不住,从墙头上掉下来。
  咕咚一声,奶奶一定听见外面有人,她一愣,停止运动,抬头看着墙头,墙头上多出一把草,什么时候长出一堆草?她不在乎,她大声问道:谁在外面?
  没有人吭声,铁柱当然不敢出声。
  他撒腿就跑。
  奶奶并没有着急穿衣服,还是赤身**抬头看着墙头,忽然,她看见黑贝从墙头露出脑袋,十分诧异地看着自己。她笑了,说道:你这个(* jia * huo *),吓我一跳,你也看本姑娘偷情?不,偷看本老太太自娱自乐?可惜啊,如果你是个男人就好了,我这个时候,非常需要男人。打搅了,没有兴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忽然想做那事,都老太太了,五十多岁了,如果让孩子知道,一定会笑话我老不正经。
  奶奶自言自语着,开始穿好衣服,从厕所出来。
  黑贝还在墙头上探着脑袋看她,她自我解嘲说:你这个公狗,还很好色啊,偷看人家大姑娘,不,偷看女人的身体,是不是要上我?
  黑贝点点头,好像听懂女主人的话了。
  奶奶忽然用手指着黑贝,说道:你给我下去,下次你胆敢偷看我自己玩儿,我就跟你不客气,罚款,不,开除公职,不,打你的狗pi *gu *!
  奶奶说说笑笑,浑然不羞,从厕所走出来。
  铁柱早就一溜烟跑远了,不是自己进家门,练习写颜真卿的字,而是跑出很远,生怕奶奶从厕所出来看见自己在屋子里,怀疑自己已经看到她的全部身体。
  奶奶从厕所走进屋,没有铁柱的身影,她自言自语道:铁柱这个孩子,不知道又去哪里疯去了?大半天还不回来,孩子大了,真是让人更操心,我还得找他回家吃饭。
  女人说着,在镜子前看一下自己,修饰一下头发,看着黑贝站在自己身边,shen 手抚*他的脑袋,说道:我是不是还不老?你偷看我,不要告诉铁柱啊,否则,我就控告你耍流氓。可惜呀,你要是个男人就好了,这个时候,我很想男人,是个男人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