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从刘寡妇家回来,生怕被奶奶追问,自己蹑手蹑脚要回到自己的房间练习写字,主要就是练习写自己的名字。

  他走到大门口,看见黑贝在院子里向自己跑来,他蹲**子抚*一下黑贝的脑袋,黑贝就跟他撒娇,摇头晃脑,摇尾乞怜。

  铁柱拍打一下黑贝,自己径直来到房门前,房门没有插,他推门进去,没有看见奶奶,也没用听见奶奶房间里有声音,他就来到自己的房间,悄无声息,奶奶的房间也没有声音。

  铁柱打开练习本,就是颜真卿的临摹帖,想再写几个字,他感到很累,想睡一觉,却感到口渴,他就蹑手蹑脚来到外屋,想去奶奶屋里的冰箱拿一根冰棍吃。

  奶奶的房间没有人。

  铁柱打开冰箱,拿出一根冰棍,大口吃起来。

  很爽啊。

  奶奶哪里去了?既没有锁门,也没有插门,奶奶一定没有走远,她是不是上厕所了?很快,铁柱把一棍冰棍吃完,也不见奶奶回来。

  他站在屋门口,看着大墙旁边的厕所,里面果然有声音。

  铁柱判断奶奶一定在厕所,可是,好久,也不见奶奶出来,厕所里有奶奶的声音,这种声音很奇怪。

  铁柱很好奇,是不是奶奶病了?在厕所晕倒?

  铁柱立即向厕所走去,可是,随着距离厕所的更近时,铁柱感到奶奶在里面在gan 什么事情,不是拉屎拉不出来那种费劲的声音,一种似是而非的声音,在什么地方听过,很熟悉的声音。

  铁柱没有着急走过去,而是蹑手蹑脚,跟猫一样轻轻地靠近厕所,好心驱使他要知道奶奶在厕所里在gan 什么事情。

  铁柱很快接近厕所,黑贝也悄无声息跑过来,似乎要看热闹,铁柱挥手驱赶他,黑贝很知趣,马上跑远,自己玩儿去了。

  铁柱接近厕所,拐个弯,看见奶奶后背对着入口,奶奶正蹲在厕所里,一只手抚***部,一只手抚****,不是在拉屎,或者撒尿,而是在自娱自乐。

  铁柱恍然大悟,这种声音,就是他跟别的女人睡觉的时候,女人愉快的**声。

  奶奶一定是想爷爷了,想男人了。

  奶奶还没有到六十岁,好久没有接触男人,这个时候,忽然想男人,身边又没有男人,就自己用手代替。

  铁柱忽然一惊,血脉pen( 口贲)张,心跳加快,血液流速加快。

  以前,从来没有看见奶奶这样女人过,只是有几次夜里睡觉,奶奶出来撒尿,光着身子,他偷偷看过奶奶赤身**的白pi *gu *和xiong 部,没有想到,奶奶也会这个样子,很不斯文。

  这个时候怎么办?

  铁柱愣住了,如果是别的女人这个样子,他可能要捉弄一下这个女人,或者,自己就挺身而出,代替她的手指,自己给这个女人出火,让她快乐一次。

  可是目前,面对的是自己的亲奶奶,弄不好,奶奶会发火,会很害羞,会大骂一顿自己,再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跟奶奶做这事,那就是**,说出去会丢死人,在这个村子就没有住了,抬不起头来。

  铁柱想抽身回去,可是,好奇心还是驱使他不能立即回去,他想去正面看看奶奶的表情和***。

  铁柱就轻轻回身,奶奶丝毫没有发觉。

  铁柱来到大墙外面,蹑手蹑脚爬到大墙上面,生怕奶奶一抬头就看见自己,他拔过来几根蒿草,遮挡在自己的眼前,把脸部遮挡着,只露出眼睛,在草缝之间往***看厕所里面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