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nbsp;   铁柱笑嘻嘻地说道:忽然,我记起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胡翠花讲方小雨的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你是不是跟胡翠花和方小雨都一起做过这事?
  我不能说,过去的事情,还提他gan 什么?你不想听笑话吗?
  不想听,我不喜欢听笑话,我就是喜欢有男人在我身上一起一伏,压在我身上,女人就是有这个奴性,你还是别讲笑话,赶快***来gan 正经事,gan 活吧。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狗叫。
  有人?
  然而,刘寡妇毫不在乎,说:别管外面的事情,就是外面洪水滔天,也跟我们没有关系,你还是抓jin 时间gan 活,不要磨磨蹭蹭。
  真的有人,我听见有人进院子了。
  刘寡妇不高兴地说:你是不是对我不感兴趣?你要知道,你对我好,我给你做好吃的,你喜欢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我还给你去县里买好衣服,你是不是喜欢运动服?运动鞋?阿迪达斯或者李宁?
  铁柱还是没有***去,对急不可耐的刘寡妇说:我是喜欢运动服和运动鞋,有耐克更好,但是,好多人穿的都是冒牌货,都是假货,真的要好几百呢。
  我不在乎钱,我如果愉快,我如果舒服,我就给你买。
  外面有人,好像到窗户前面了,你不起来看看是谁?
  然而,你说,但是,我不相信这个时候会有人来。你还是抓jin 时间开工吧,就是外面有人,我们这是在我们家里玩儿,谁管得着?
  如果是我奶奶,她这个侦察队的小脚老太太发现目标,那就麻烦了。
  怎么会是你奶奶?不可能。
  两个人还是停止动作,开始凝而静听,外面真的有动静,可是,外面的人不说话,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她好像就在窗户前,似乎在往里面窥视。
  不道德。忽然,然而……
  刘寡妇的口头语又出来了。
  刘寡妇说:然而,如果真的是你奶奶,她一定会骂我勾引你,破了你的身子,你就不是童男,不是处男了。
  忽然,铁柱开始穿衣服。
  刘寡妇也只好起来,把***的裤子先穿上,她开始有些jin 张,外面的人不说话,就一定在窗台旁边,悉悉索索的。
  谁?刘寡妇大着胆子喊起来。
  没有人应声。
  铁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刘寡妇也不得不把衣服穿好。
  刘寡妇来到门口,蹑手蹑脚打开门,把门打开一道儿缝。
  铁柱打开电视机,坐在炕上,开始装模作样看电视。
  刘寡妇忽然看见一只白色的大猫,蹲在窗台上,正在看着刘寡妇。
  刘寡妇大吃一惊,jin 接着大喜过望,他姥姥的,虚惊一场。
  原来是一只猫。
  刘寡妇口无遮拦地骂道:你这个畜生,搅和我们的好事,你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给我滚!
  大猫喵喵叫几声,一溜烟儿地跑远了。
  刘寡妇回到屋子里,看着铁柱稳坐泰山,若无其事地看电视,说道:虚惊一场,原来是一只大猫偷看我们,我估计,他也是发情了,正在找男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