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说:我不信你**的声音比她好听。
  要不,我们试一试?
  铁柱此时也不是当时的铁柱了,知道怎么跟女人**,不是着急脱了裤子就gan 。
  刘寡妇也卖弄风情,搔首弄姿。
  你说,什么是快乐的源泉?
  铁柱说:我不知道,根据我的看法,对于喜欢喝酒的人,喝酒就是快乐的源泉;对于喜欢打麻将的人来说,打麻将就是快乐的源泉。
  刘寡妇说:其实,归根结底,女人的***才是男人的快乐源泉。
  铁柱说:前几天,我听我老舅跟我说,西方,也就是外国,有个叫弗洛伊德的人,犹太人,说是人的一切就是为了性,隐藏的和不是隐藏的,归根结底就是为了性。说人们快乐的源泉就是**。
  我同意他的观点,你看大街上的狗,见面就是吻pi *gu *,就要上去插。
  铁柱说:人和狗不一样。
  动物都差不多,你看电视上出来的那些领导gan 部,那些被抓起来判刑的领导gan 部,不都是养好多女人吗?就跟禽兽一样,只不过多一个头衔,多一个领导gan 部的级别。
  铁柱看着刘寡妇xiong 部晃晃悠悠的**,说道:我看你的好像很大,家里也没有别人,你就把衣服全脱下来算了,我看着也方便,*着也方便。
  刘寡妇yu (谷欠)擒故纵,说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开放,这么大方?我可没有说要你*,要你看的。
  铁柱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装模作样好不好?我也不是小孩子。
  难道你是大人了?
  对,大男人。
  刘寡妇说:有一次,我听胡翠花说你是大人,我还不相信呢。没有想到,你真的是男子汉大丈夫了。
  铁柱说:你如果不爽快地脱,我就给你脱。
  刘寡妇听罢,很主动,把自己的上衣全部脱下来,还要脱裤子。
  铁柱说:脱吧,你还等什么?要我给你脱?
  刘寡妇羞答答地说:人家一个人脱,有什么意思呀?这事不是一个人的事情,需要两个人同步进行。
  我知道,只是,我想先看看你的全部。
  我也要看你的全部。
  看吧。
  铁柱说着话,就把自己的裤子三下五除二脱下来,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把上面的背心也脱下来,**luo 站在刘寡妇面前,说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动作很快?你想看什么,你就大大方方地看。
  刘寡妇不想看别的地方,只想看那个能够给她带来快乐的地方,心里暗道,好大啊,真的不错,怪不得村长夫人都喜欢他。
  铁柱把刘寡妇抱起来,放到炕上,两个人躺在炕上说话。
  你很白。
  比胡翠花白吗?
  比她白。
  你搂着我。
  我还要看看你的***和**呢。
  你不累吗?你就这么搂着我,跟我说说话就可以了,不着急,我的要求不高,你就这么搂着我的细腰。
  我不累。
  刘寡妇善解人意,体贴入微,说道:你一定很累,不要逞能,要休息好,人们不是说,不会休息,就不会战斗嘛。我们这么认识了,下次,你再来找我睡觉吧。
  铁柱毫不示弱,很男人,很英雄气地说道:为什么要下次?我不累,我能行,你看,我的***是不是硬邦邦的跟一根棍子差不多?
  刘寡妇低头往***看,忍不住shen 手抚*,赞叹道:我的妈呀,这么坚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