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刘寡妇对铁柱说,你去我们家,你的要求我帮助完成。
  铁柱问,你不挑水了?
  不,我不缺水,你到我们家你就知道了。
  铁柱不想去。他说,我要回家睡一觉,然后,学习书法。
  学习书法有什么用啊?
  签字,练习写我的名字,要写得漂亮,将来我一旦当官或者出名,就写一手好字,跟郭沫若和颜真卿一样。
  颜真卿是谁?
  大书法家。
  我不知道,也不认识,我不关心你的书法,我只关心我自己的生活,我是个小寡妇,你知道,我身边没有男人。
  你怎么不再结婚?
  我想结婚,一般的男人我看不上,好的男人也看不上我,我男人那次在打工的时候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我得一笔钱,有人就打我钱的主意。
  你还年轻,你应该结婚。
  我年轻吗?
  年轻。
  漂亮吗?
  漂亮。
  在我们村,如果搞排名,能够在我们村福布斯排行榜上排第几名?一共十名。
  前五名。
  还有比我漂亮的女人?谁比我漂亮?
  胡翠花、方小雨、乔娜娜、枣花、花自芳……
  这些女人,你都跟她们在一起玩儿过?
  铁柱说,我不能说,这是职业道德。
  小寡妇笑道,我知道你跟好几个女人很热乎,一起睡觉,我,其实,她们不懂得怎么哄男人高兴,不如我会做,都是很贪心、很自私的女人,不从男人的角度考虑问题。
  怎么考虑?
  我们两个人站在这里说话也不是地方,我有些累了,我们进我们家说话怎么样?我要仔细跟你说说。
  说什么?
  女人和男人的事。
  铁柱不屑一顾地说道,我对女人不稀奇,不神秘,都一样。
  不一样。
  差不多。
  差很多。
  铁柱说,那是你从女人的角度看问题,我从男人的角度看,女人都一样,脱了裤子都一样,特别是黑灯的时候。两只腿支撑着一个屎瓜肚子。
  刘寡妇不高兴了,说,你怎么这么说女人?我生气了,不能这么说女人。
  铁柱说,我不怕你生气,其实,我有些看不起女人,特别是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自以为了不起,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争风吃醋、不择手段争宠。
  这是女人的本能,说明你还不是很了解女人。
  我怎么不了解女人?
  听你这么说话,你就不了解女人。
  铁柱说,好了,我不跟你浪费舌头了,我口渴,你们家有什么饮料?我不喝白开水,你们家有橙汁饮料吗?
  有,你需要什么饮料,就有什么饮料?
  铁柱笑道,你们家也不是开饮料厂的,怎么有那么多饮料?
  刘寡妇说,你需要什么,我可以给你去买。
  铁柱说,你比我年纪大,你是我姐姐,我不能让你破费。
  我愿意破费,你需要什么饮料?如果你真的想喝橙汁饮料,我们家真有。
  那好,我去你们家喝饮料,不gan 别的事情。
  刘寡妇信誓旦旦地说,只要你去我们家,那就由不得你了。
  铁柱不解地反问,你说什么?
  刘寡妇赶忙改口说,只要你去我们家,那就全部由你了。
  铁柱满意地笑道,说,你这么说,我很高兴。来,我给你挑着水桶,一个女人家,怎么挑着水桶?也不是演戏,不雅观,应该拎着高档的进口小包儿。
  刘寡妇一乐,笑道,你这个小子,我没有看出来,你还很会疼人啊,知冷知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