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铁柱说,我tian完冰棍了,接下来,你tian我吧。
  白秀琴大吃一惊,问道,你什么意思?
  铁柱很平静地说,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你说绕口令啊?你还是个孩子。
  铁柱说,亏你还是村长夫人呢,小道消息都没有?
  什么小道消息?
  关于我的。
  这么说,她们说的是真事?
  铁柱也不问白秀琴说的是什么事,就点头说,她们说的是真事。
  白秀琴很吃惊,问道,你还没有到十八岁吧?
  没有。
  那就不是成年人。
  过去,十四五岁就结婚生孩子,你说,社会进步,怎么结婚还退步呢?
  白秀琴坐在铁柱身边的沙发上,说,你真的不是一般的孩子了。
  这时,黑贝跑过来,在铁柱面前摇头晃脑。
  铁柱说,他都不是一般的狗,他能gan 人事,能够代替男人做事。
  真的吗?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我害怕,如果我试验,也只能跟你试验。可是,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我这个村长夫人的一世英名,就被毁了。
  铁柱笑道,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一定要保持晚节啊,要不,你就等你的男人回来再寻欢作乐吧,你一定要保持晚节。
  白秀琴说,你看,我是不是不老?
  你本来也不老,还没有到四十岁,正当年,人们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是说你这样的女人,二哥也不够意思,外出,怎么不带着夫人出访呢?
  他们是集体出去开会,不方便携带夫人。
  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也真的很寂寞,我能够解决你的一时之需,也不能长久解决你的问题。
  白秀琴说,及时行乐,能够解决一次,就解决一次吧,女人不能太贪,要知道满足。
  如果村长知道我跟你睡觉,他会不会杀了我?
  不会的,我不告诉他,他怎么知道?我保护你,其实,他整天喝酒,那个东西有些不好使,我每次都不满意。
  我会让你满意。
  吹牛吧?
  不是,佛家不打妄语。
  那我就跟你一样吃冰棍,不,tian冰棍?
  这是前戏。
  你都是跟谁学习的这些话,大人话?
  我已经是大人了。
  你是不是跟我们村子好几个女人在一起搞?
  没有跟你搞过。
  你打岔。
  铁柱突然指着白秀琴的上身说,我的妈呀,你看看,你衣服里面好像有个虫子。
  白秀琴很jin 张,说,什么虫子,在哪里?
  在你的上衣里面,赶快脱下来,我给你抓住。
  白秀琴不知是计,急急忙忙,不管不顾,把上衣脱急三火四下来,把自己的xiong 部**luo 地展现在铁柱面前。
  铁柱很吃惊,白秀琴被衣服遮挡的地方,很白皙啊,难道这个女人的脸是被晒黑的?怎么不涂抹防晒油,其实,有的女人,就是涂抹防晒油也不好使,为什么?因为她本来皮肤就黑。
  这个白秀琴,不知道***怎么样?是黑还是白?
  铁柱站了起来,上前握住白秀琴的**,说,我抓到了,这两个虫子我都要抓住,然后慢慢吃掉。
  白秀琴娇嗔道,你这个孩子,心眼不少,勾引我这个良家妇女,村长夫人,你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