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作者:石丁

  俗话说,人老奸,马老滑。
  人有脸,树有皮。
  如果老不要脸,年轻人就很难抵挡。
  铁柱奶奶语重心长地跟铁柱说,赵老师大老远辛辛苦苦来家访,你还是去上学吧。
  铁柱很坚决,说,我不去。
  奶奶说,你这么大了,一天比一天大,将来要顶门过日子,你也不能总在村里乱跑,男子汉应该学习一些本事,将来好娶媳妇。要不,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你?再过些日子,你如果不上学,就去找你爸爸和妈妈,跟他们一起gan 活。
  那你怎么办?
  铁柱奶奶笑了,说,我这个大孙子,还知道关心奶奶了?奶奶真高兴,奶奶舍不得你出去吃苦,可是,你整天这么疯跑,也不是事呀。要不,你跟谁学习一些手艺?学习木匠或者瓦匠,听说,到城里打工的这些手艺人,一天不少挣钱。
  我跟谁学呀?
  也是啊,这些会手艺的人都在外面呢。
  铁柱奶奶和铁柱说这些话,等于没有说,反反复复,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铁柱在家坐不住,就带着狗出去玩儿了。
  铁柱来到村南面,看见村长夫人白秀琴正扛着一袋土豆往家里走。
  铁柱很热情,说,二嫂子,我给你扛,一个人下地挖土豆?
  是啊,孩子上学,没有功夫,你二哥整天忙忙活活,跟着村支书出去半个月了,也见不着他的面,我再不把土豆挖出来,一旦下雨,就会把土豆烂在地里。
  你们家是村长,还在乎土豆烂不烂?
  女人说,当家过日子,谁过得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就跟穿在脚上的鞋,舒服不舒服,只有脚丫子知道。
  白秀琴看着铁柱把土豆放在屋子里的地下,说,几天不见,都是大小伙子了,怎么不念书呢?
  没有意思,念书有什么用?
  那就学习一门手艺,将来好开门过日子。
  我奶奶也这么说。
  白秀琴看着铁柱,说,你热不热?我们家冰箱里有冰棍,我给你拿一个吃。
  铁柱也不客气,看着白秀琴从冰箱拿出两根冰棍,他就接过来一根,不是大口吃,而是用舌头tian。
  白秀琴笑道,看你吃东西,怎么像大姑娘,有些羞羞答答呢。
  铁柱怕凉,前几天牙疼,不敢大口咬。他不管白秀琴笑话自己,还有模有样,故意用舌头tian冰棍,而不是咬。
  白秀琴看着铁柱吃冰棍的样子,有些幽怨地说道,你这个样子,有些那个。
  铁柱不解,问道,哪个?
  就是女人的一个动作。
  铁柱忽然明白白秀琴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明知故问,说,这是什么动作?我这就是吃冰棍啊,你给我的冰棍,很好吃。
  白秀琴眼睛放光,看着铁柱故意挑逗的动作,说,多亏你是个孩子,否则,我会以为你是在挑逗我。
  铁柱故意傻笑,说,二嫂子,你说挑逗是什么意思?就是女人勾引男人睡觉?
  白秀琴满脸通红,说,不是那个意思。
  铁柱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那就是男人挑逗女人,男人要跟女人睡觉,才这么tian着。
  白秀琴看着这个大小伙子,这时外面很肃静,已经快到中午了,外面很热,没有人走动。
  白秀琴说,你这个样子,真的是在挑逗我。
  铁柱说,我不敢,你是村长夫人,村长对你一定很好,你眼界高,一定看不上别的男人。
  他出去好长时间了,我真的很想他。可是,远水不解近渴,我就得找活gan ,分散我的注意力。
  铁柱还在慢条斯理地、夸张地tian着冰棍,白秀琴已经把冰棍吃完,铁柱的冰棍刚刚tian下去一半。
  白秀琴站在铁柱旁边,说,走吧,进屋里坐一会儿,如果你愿意吃,我再给你拿一根好的冰棍吃。